日内瓦人权大会散记

 

 

魏京生

 

 

一、大使乔宗淮的路线错误

 

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大会已经於320日在日内瓦开幕。中国

如去年一样派出了乔宗淮为团长的代表团,来大会上抗击西方。

乔先生是已故中共外交家乔冠华的儿子,曾经担任驻芬兰大使,算是

子承父业。4 月初,民运海外联席会议的代表团12人,也抵达了日内

瓦,与乔先生在会场内并肩作战。

乔先生在大会上先是恶狠狠地放话说:要与批评中共侵犯人权的

美国奉陪到底。其实,美国国会正在讨论是否给予中国永久性最惠国

待遇的问题,中共上层不断对美国释放出友好的消息。乔先生恶毒

攻击美国的言论,用中共的术语说是一种左倾冒险主义,恐怕

是存心让中国得不到最惠国贸易待遇。

46日下午,在大会休息期间,很多国家的代表均在会场的咖啡

厅谈话。这时,我们的两位女民运代表,来自西班牙的唐绚中和来自

英国的金晓炎,看到乔大使和两位保镖也在大厅中就座。於是两位女

士就向前问道:您是中国人权大使乔先生吗?乔立即警觉地反问:

你们有什么事?金晓炎就说:这位女士是王策的妻子,她想和

您谈谈王策的事。他前年因为回中国上书提倡和平政治改良,就被中

国当局判刑4年。

唐女士也发问:你们为什么要抓走我的丈夫王策,他犯了什么

法?这位在会上大谈人权并愿意随时与西方国家讨论人权问题的乔

先生说:我没有空,我们正在谈话呢。两位女士要与他另约一个

时间讨论,乔先生支吾道再说吧。两位女士追问:什么时间?

3位男士不敢恋战,说了一声 我们要开会了,拔腿就溜到大厅的

另外一个角落。唐女士追上来说:请你们立即释放王策,还我丈夫,

他没罪,他是和平的基督徒。一位保镖突然回身挡住唐女士:

你们要是再骚扰乔大使,我就叫警察了!。唐女士刚要说我这

不是骚扰,是想和你们谈谈,乔大使和保镖已经溜之大吉了。

後来发现,他们躲藏在咖啡厅售货台後面去了。他们的动作,真如猫

见了老鼠一般。

乔大使在两位女士面前没有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节节败退,

犯下了中共所说的右倾逃跑主义错误。乔先生接连犯下如此严重

的错误,如何能在国际上打胜仗?他的前途堪忧,恐怕明年我在日内

瓦见不到这位老战友了。

唐、金实乃民运巾帼英雄。去年10月在抗议江泽民访问英国时,

她们面对英国警察真正的骚扰和冲打,临危不惧,冲锋在前,与

警方争辩不让须眉。今年她们又在日内瓦击败乔大使,可谓街头议会

均能上场。

 

二、胆战心惊草木皆兵

 

413日和14日,来自欧美9 国的100多名汉藏蒙维民运人士,在

联合国人权大会的会场外举行了两天的示威抗议活动,他们的口号声,

给中国代表团以很大的震惊,更使他们有些惊惶失措。

这次维族来示威的是世界青年大会的代表,他们主要的口号是释

放热比亚女士。这位传奇性的女士本来对政治毫无兴趣,但因为经

商有道,资产几亿,成为新疆最富的人,被中共延揽为政协委员。她

不会做官,一开会就发言批评中共的官僚机构腐败,中共早就想对她

下手。况且,她的第二任丈夫1996年到美国後,在自由亚洲电台经常

发表批评中共侵犯维族人权的讲话,更让中共不能忍受。但由於她在

维族人中影响很大,中共要慢慢寻找机会整她。先是说她经济上有问

题,偷税。但没有发现证据。後来,热比亚给在美国的丈夫寄了一个

包裹,里面有当地公开出版的《新疆日报》、《法制报》等报刊,被

中共没收,她因此被指控出卖国家机密,被判刑5年。

在会场的大咖啡厅里,经常有人向代表们递交材料。代表们对材

料感兴趣,就带走,无兴趣,就放在一边。然而,中国代表却没有这

样的雅量和胆略,他们见到任何人递交材料,都如惊弓之鸟,退

避三舍。14日,两位维族青年在咖啡厅向中国代表递交有关热比亚资

料。中国代表不接受材料,却质问维族青年:你们是不是中国人?

两青年回答说:是。那官员又说:那就好,就不要到这里来谈

论中国的人权问题。这真是滑稽透顶,中国的代表不愿意与中国人

谈论人权,有谁会相信他们能有诚意与别国谈人权问题?

中国代表看到无法说服维族青年,更加气急败坏,大约误认这里

是中国的管辖区了,就叫来警察保护自己。警卫人员到场後,告诉维

族青年,不要强迫中国代表接受材料。维族青年说,我们没有强迫他

们接受材料,是他们自己害怕材料。一位十多年来年年参加人权大会

的非政府组织成员说,她还没有看到一个强大的国家的代表在一些纸

张材料面前如此恐惧。在旁边的黄慈萍将这珍贵的一幕摄入了镜

头。或许,这张照片以後将存入中国民运历史的博物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