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第五个现代化迟到十八年的民主及其他

 

 

魏京生

 

 

十八年半之前北京埠城门立交桥下的一场遭到愤怒的群众包围而几

乎不成功的逮捕,结束了我对第五个现代化的议论。十几年来中国所发生

的许多变化,曾经使许多人怀疑地问我:至少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中,不

必要有民主,也可以实现现代化。那么,为什么中国民主最大的障碍中

国共产党也公开承认,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呢?这个思想不正是被

他们当做核心罪行,和关押我十八年的主要原因吗?民主不正是被他们当

做主要的理论靶标而万箭穿身吗?现在仍被中共写入党章和宪法的四项

基本原则,不正是为了反对、抗拒民主化、自由化而设计的吗?为

什么经过十八年的、中国反复自我吹嘘的光辉成就,伟大成功的历史

时程之後,它却被迫承认我十八年前的结论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呢?

这也许说明一个道理:迟到的并不一定就是不好的。有这十八年的事实为

证明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也许比详尽的理论探索更具有说服力。

能使你的敌人不得不接受的真理,才是名实相符的真理。

 

十八年前邓小平代表中共教训中国人说:国家大事由中共领导人

考虑,百姓们不必七嘴八舌,只要埋头苦干就行了。(此为大意,原文

见邓七八年十一月底与美国记者诺瓦克的谈话。此谈话不载於《邓小

平文选》而见於谈话第二天的《人民日报》。作者注。)这句话转化成西

方人较容易理解的直白的话说就是:十亿中国人民要关闭自己的头脑,放

弃自己最基本的人权言论自由,一切听从由几个人组成的一个小集团

的指挥,就可以极快地扩大他们自己的利益而进入共产党许诺的四个现

代化,并且似乎可以捎带着满足他们自己的直接利益生活的现代化。

 

根据我对共产党的了解,我知道他们根本没有使人民的生活现代化

的诚意;根据我对历史规律的粗浅了解,我知道在中国这样大的一个社会

中,不可能依赖特殊的条件和非正常的机遇而创造历史的奇迹。这种

实验毛泽东早就做过了,其结果只不过创造了一大堆丑闻的奇变和

苦难的奇迹。我担心中共再一次将四分之一人类抛入谎话的海洋和苦难

的深渊。所以十九年前的今天,我以正常的现代化进程所必不可少的条件

民主制度和社会思潮的现代化为主题,在北京西单民主墙发表了名为

《第五个现代化》的文章。警告人们:所谓四个现代化很可能是一个

新的骗局。

 

十九年的历史证明了我的预见。所谓辉煌的经济成就充满了水份,

共产党传媒自已报导的数字证明中国经济的体已被新生的官僚资产阶级吃

成了空壳(国有资产负债率达85%,即:用百姓们的血汗钱投资的产业

和公共设施又借了同样多的钱填补亏空,百姓的血汗钱早已化为乌有)。

对国有经济坏账的补贴导致银行不得不紧缩银根,从而导致几千人失业和

农村经济发展的障碍。另一方面,专制的政治保护着几千万官僚阶级的极

度腐败,他们用各种合法与非法的手段吸干了人民的血汗和中国社会的财

富,创造了近百万百万富翁与几亿贫民(月收入在1~20美元之间)共

存的人类奇迹。几千年来以富於才华和智慧著称的中国文化在专制主

义的重压下苟延残喘,满街流行的是算命看相和极端民族主义。等等等等

难以尽述。这使我的心情极为沉重,我宁可看见我的预言是错误的。但这

是现实。我必须面对它。整个世界都不得不面对它,整个世界都不得不面

对它的四分之一的这个悲惨的现实,全人类都将可能面对他们中最大的一

个群体的可怕前景。难道还应该用金钱和不负责任的吹捧去援助灾难的制

造者吗?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五日於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