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要面对良心的审问

 

 

魏京生

 

 

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年会将於三月二十二日在日内瓦开

幕,中国的人权问题,在会议的前後,又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令人遗憾的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西方国家公开表态,在这次会议

对中国政府提出谴责议案。我谨以中国政治犯和异议人士的名义,呼

吁西方各国政府,以自己的良知作出决断,在这次会议上对中国政府

侵犯人权的罪行提出谴责与批判。

 

我们并不反对西方各国与中国就有关人权问题进行对话,但坚决

反对西方国家放弃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而一味谋求对话,如果西方国

家以对话牺牲压力,或者因为不愿意或不敢於对中国政府施

加压力,而仅仅以对话为借口为掩饰自己的真正态度,就更不明

智和更不应该。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北京大屠杀之後,西方国家曾经一致对中

国政府采取制裁的措施。当时,学生运动的领袖王丹也只是被判刑四

年,另外一学生领袖王有才则只被判两年,但此後由於西方各国相继

放弃对中国政府的压力,中国的人权状况日益恶化。一九九六年,王

丹因为写文章表达自己的观点而被中共当局判刑十一年,一九九八年

王有才因为筹建民主党而被中共当局判刑十一年,这两个案例也已经

充分说明:对话没有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在没有外界压力的情

况下,中共当局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民运人士。

 

由於国际社会放松了对中国政府的压力,特别是在去年联合国人

权委员会的年会上各国均放弃了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去年中国有七十

多名政治犯被捕,有多名政治犯被判刑十年以上。这是六四屠杀以来

罕见的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中国政府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也仅仅是

一纸空文,成为欺骗世界的一种手段。

 

一九九七年发生的亚洲经济危机,向人们显示:专制腐败的政治

制度无法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无法提供一个安全的投资环境,西方

企业家和政治家均应该明白,现在接受中共当局的经济诱饵而支持中

国的一党专制制度,最终必将遗害自己。中国的经济越来越依赖於西

方的输血,现在是中共当局更加需要西方的市场和技术,而不是相反,

中国如果不进行政治民主化改革,就无法逃脱经济危机的厄运。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目的是维护世界上的人权,西方各国政府也

均以人权为外交政策的基石之一。因此,西方国家有义务在联合国人

权委员会年会上对世界上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作出谴责。而中国则是

人权记录最恶劣的国家之一。如果在这次年会上不谴责中国政府而谴

责其他弱小国家,就表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西方国际社会丧失了基

本的原则。西方各国如果因为要在中国获得经济利益或因为害怕得罪

中共当局而放弃谴责中国政府就再也无法对任何一个国家提出谴责,

就宣告了其人权信用的破产。

 

在以往的历史,西方国家曾经为了暂时的经济利益而支持第三

世界的一些独裁政权,从而给这些国家的普通民众留下了丑恶的印象。

印尼和扎伊尔就是例子。中国是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国家,如果西方国

家重犯当年的错误,继续支持中共独裁政权,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情感,

其後果将更为严重。

 

(一九九九年三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