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朱熔基先生的信

 

 

魏京生

 

 

【作者按】七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八日我在波兰参加世界民主论坛

大会。之後乘飞机经过德国抵达法国。此刻,中共的总理朱熔基先生

正在德国访问。在中国,我们不能对话,在海外也是失之交臂。想到

此,我便写下此信给他,以弥补无法直接交流的遗憾。

 

朱熔基先生钧鉴:

得知先生来欧洲访问,我也正好飞过您所在的城市柏林,便写此

信给您。本来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在北京公开讨论中国的问题,但

现在却不能不先通过外国友人转交此信给您,不仅让外人见笑,也凸

现了中共制度的不合时宜和不近人情。

老百姓心中有杆秤。今天的江泽民集团,其昏庸暴戾、荒淫腐败,

已经超过了历朝历代。中共的局势是民心已失,天下仍在。虽然中共

之中有象您这样的清廉之士,试图匡正国是,励精图治,但终将事与

愿违,壮士扼腕。先生观《商鞅》而流泪,称棺材以明志,愿以清

官之誉而自慰,更令人叹惜不已。先生虽具雄才大志,却屈就暴君

小人之下,为一垂死之制度而殉葬,正所谓逆势而动,无力回天。当

今天下之势,乃民主人权。顺之则成,逆之则败。以先生之明智,必

然已经洞若观火。何不奋起一举,改弦更张 , 顺势而求治,为中国

民主制度开出新局面。

中国目前仍是一个分裂的国家。中共将解决台湾问题作为首要之

政治任务,不断施以文攻武吓。如其以武力强求统一,不如顺应民主

大势而引天下归心。仁政无敌,人心是本。以民主之仁政而获人心之

根本,则中国统一指日可待。况且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均主张

过民主统一。毛氏本人1945年在中共七大上明言:没有人民的自由,

没有人民的民主政治,能够统一吗?有了这些,立刻就统一了。

观先生最近在中国统一问题上的言论,深为世诟病。在台湾总统

大选前,先生以狰狞面孔,恐吓台湾同胞,结果事与愿违,民进党人

还是上台,而先生被西方媒体称为黑手党教父。前不久,先生再

次诽谤台湾的民主选举为笑话,而先生的话成了笑话。长此以往,

先生在国际上营造的开明形象,必将荡然无存。

环顾地球,民主国家大多政治清明,长治久安,人民富庶,国力

强盛。专制独裁国家则吏治腐败,积弱积贫,生灵涂碳。我中国为一

历史文明悠久之大国。今天江泽民集团却择国际独裁暴君结为盟友,

以抵制民主自由的世界。中国成为国际上独裁专制的最後堡垒,实乃

中国之大不幸。这不仅使国人颜面无光,也损害了民族之根本利益。

江泽民集团以一己专权之私利,陷中国於不义不利 之境地,恶毒也。

先生早年曾受过民主熏陶,壮年时被打入另册,以右派身份接受

改造凡二十余年。您对这种制度的残酷,必然看得殊为透彻。设身处

地,先生可以理解我们今天反对这一制度的原因。在独裁制度下,没

有人会平安自在度日。中共远可以追踪孙中山先生,矢志民主革命;

近可以效法蒋经国先生,主动而平稳地开放党禁报禁,开启民主化的

前河。实现中国民主化的主动权,不仅在民众的手里,也在中共的手

里。中共继续压制民间的言论和人权,必会应了防民 之 口,甚於

防川的古语。

戈尔巴乔夫有名言:谁来晚了,历史会惩罚他。今天,我们愿以

此言转赠先生。

祝先生旅途平安。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 魏京生

OOO年六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