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应该永远记取的教训》 魏京生

 

 

每年此时人们都集会纪念六。四大屠杀的死难者;每年都

发表几乎相同的演讲;每年都是一批几乎同样的陌生的脸

互相对望,打招呼,并为死难和正在受难的志士们呼吁。

人们为自己的亲人上坟,也会逐年渐渐减少。思念之情虽

重,总不能沉浸在悲情中走不出来。人们会为现在和将来

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这是人之常情。

有人讥讽我们纪念六。四死难的亲人,也是逐年减少集会

者,减少激情。成了被忘却的纪念。也有人反过来指

责那些离去的人,说他们缺少中国人的良心,甚至说

死难者们为这样的中国人争自由流尽鲜血,是不值得,等

等等等。

这两种说法都有偏颇。许多人为现在和将来疲于奔命,没

有更多的热情和时间来参加集会,实属正常现像。像这样

重大的事件不会被人们忘却,人们不过是将它化为内心中

的一个永远的创伤来加以隐藏,琢磨和反复地思索。死难

者们用他们的生命把许多中国人从糊涂观念中唤醒,使他

们不再对体制内的清官政治抱幻想。谁说不值得呢?

十二年之后,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应该是不要忘记这血的

教训,并从中汲取重要的结论。这结论就是:一党专政为

宗旨的中国共产党及其统治集团,很难明智到把政权交还

给人民。他们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择手段地,像保卫私人财

产一样保卫他们少数人私有的政权。所谓明君贤相的清

官政治,在古代是人民大众的美好的幻想;在今天则是

麻痹人们反抗意识的精神鸦片。邓小平,江泽民集团

比毛泽东高明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学会了充分利用鸦片来

洗脑,比仅仅用政治洗脑更有效。

我们来看看那些吸毒者。科学家们许多年来总试图证明毒

品可以毒死人,应该绝对禁止。但他们和道学家们的说法

总不能令人信服,所以总是有很多人使用海洛因,大麻等

等。而且受教育较高的人群使用比率反而更高。没有人禁

止使用砒霜类和氰化类的药物,但很少有人愿意使用他们。

为什么会这样呢?海洛因,大麻之所以容易被接受,是因

为它们在用量不大的情况下会给人带来好处。能帮助人们

减轻压力,放松紧张,沮丧,悲痛,愤恨等等于人们精神

健康不利的状况。在人们自身解毒功能允许的范围内,它

们是良药而不是毒药。

于是有人利用它们好的一面,劝说人们大量使用,并将后

果夸大的天花乱坠。于是有少数人过量毒品危及自己和他

人的生命。但这不是最坏的结果。对于大多数使用毒品的

人来说,死亡并不是现实的危险因素。最危险的事情,是

他们沉迷,依赖于麻醉品,失去了正常人对喜怒哀乐的正

常反应,所谓麻木不仁就是这种状况。获取毒品并忘却现

实成为他们生活的主要目标,人生的其他内容都不那么重

要了。这就是一般老百姓所说的那样:成了废人。

六。四烈士们的鲜血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向人们证明了什

么是毒品。现在的多数人已经明白,对共产党的清官政治

抱幻想,这是使我们麻木不仁,成为废人的精神毒品。

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这样的毒药太明显了,已经不能

骗人。能骗人的毒品,是让人赏心悦目的美丽的幻想。有

流行影视和文学中的清官;更可怕的是严肃政治理论中的

小骂大帮忙。

以异议人士,独立知识分子的面目出现,劝说人

们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体制内改革派的良性互动上。

甚至劝说人们支持共产党的每一项要求,以便换取统治者

们恩赐给中国人民一点点的民主改革。这样的幻想的

确十分美丽,看上去不流血不费力岂不大大地赏悦目,难

以拒绝。很多人立刻为此麻木不人,放弃努力去等待党

内改革派来解放我们。这作用难道不是最好的毒品吗?

稍稍使用它,来舒解艰难困苦给我们带来的压力,也未偿

不可。把它做为基本理论极力推销的人,值得大家警惕。

特别是六。四的鲜血和仍在狱中受难的同志已经向我们证

明了什么是毒品之后。

20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