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 在 还 要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吗

 

整 整 二 十 年 前 的 十 二月 五 日 , 我 在 著 名的 西 单

民 主 墙 上 发 表 了 我 的 第 一 篇 大 字 报 , 《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民 主 及 其 它 》 。 二 十 年 来 ,

大 多 数 人 一 谈 到 西 单 民 主 墙 , 脑 海 中 出 现 的 印 象

就 是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 这 个 概 念 是 如 此 的 醒 目 ,

为 中 外 学 者 和 普 通 人 所 接 受 , 它 已 经 成 为 中 国 民

主 运 动 初 期 阶 段 的 一 个 标 志 ; 也 是 迄 今 为 止 中 国

人 反 抗 共 产 党 的 压 迫 , 争 取 民 主 自 由 的 一 个 最 主

要 的 口 号 。 它 至 今 仍 和 共 产 党 的 口 号 形 成 鲜 明 的

对 比 。 和 西 方 一 些 忘 记 了 民 主 自 由 价 值 观 的 所 谓

纯 学 者 的 观 点 , 也 形 成 了 鲜 明 的 对 比 。

一 九 七 八 年 的 十 二 月 五 日 , 是 中 共 十 一 届 三 中 全

会 刚 刚 结 束 的 时 候 。 后 来 流 行 了 二 十 年 的 四 项

基 本 原 则 和 改 革 开 放 利 用 西 方 的 糊 涂 观 念 巩

固 共 产 党 统 治 的 口 号 虽 然 还 没 有 提 出 , 但 它 们

的 政 策 已 经 在 会 议 上 决 定 了 。 就 在 这 同 时 , 中 国

有 许 多 经 过 了 文 革 磨 难 的 思 考 者 , 已 经 明 确 地 认

识 到 : 不 结 束 中 共 的 一 党 专 政 , 没 有 一 个 民 主 的

社 会 制 度 , 中 国 的 一 切 政 治,经 济 ,文 化 和 社 会 问

题 都 难 以 解 决 , 中 国 无 法 在 一 党 专 政 的 统 治 下 进

入 现 代 化 社 会 。 我 只 是 这 些 思 考 者 之 一 。

在 这 些 思 考 者 之 间 也 有 争 论 。 大 部 份 人 认 为 : 钻

进 共 产 党 内 掌 握 一 定 的 权 力 之 后 , 就 可 以 利 用 手

中 的 权 力 改 造 中 国 的 社 会 。 另 一 部 分 人 反 对 这 种

救 世 主 的 观 念 , 他 们 认 为 : 只 有 使 全 体 人 民 都 认

识 到 他 们 的 权 利 和 利 益 , 起 来 反 抗 压 迫 争 取 自 己

的 权 利 , 才 能 够 彻 底 改 变 中 国 的 社 会 制 度 。 我 属

于 这 后 者 之 一 。

但 要 挺 身 而 出 向 百 姓 们 宣 传 民 主 和 人 权 的 概 念 ,

就 触 犯 了 独 裁 统 治 者 的 根 本 利 益 。 他 们 会 迅 速 采

取 残 酷 镇 压 的 手 段 来 消 灭 民 主 派 人 士 , 因 为 民 主

派 的 宣 传 从 根 本 上 动 摇 专 制 统 治 , 是 他 们 最 大 的

敌 人 。 于 是 , 有 没 有 胆 量 和 选 择 什 么 时 机 挺 身 而

出 , 就 成 为 事 情 能 否 成 功 的 关 键 。

我 选 择 了 七 八 年 十 二 月 五 日 。 因 为 : 第 一 , 这 时

的 共 产 党 已 经 确 定 了 拥 护 邓 小 平 为 新 独 裁 者 的 战

略 , 许 多 人 等 待 专 制 统 治 集 团 恩 赐 给 他 们 一 份 民

主 的 幻 想 已 经 破 灭 了 。 第 二 , 这 时 的 共 产 党 内 正

忙 于 瓜 分 官 职 和 权 力 的 斗 争 , 可 能 会 给 民 主 派 留

下 一 点 时 间 来 进 行 非 共 产 党 意 识 形 态 的 宣 传 和 讨

论 。 如 果 不 抓 住 这 个 时 机 , 一 旦 刚 刚 开 始 的 民 主

墙 运 动 沉 寂 下 去 , 中 国 人 就 丧 失 了 几 十 年 一 次 的

良 机 。 即 使 没 有 人 帮 助 , 我 一 个

人 也 应 该 试 一 试 。

正 在 这 时 , 邓 小 平 于 十 一 月 底 对 民 主 派 发 出 了 威

胁 。 他 通 过 与 美 国 记 者 诺 瓦 克 的 谈 话 , 威 胁 民 主

墙 的 青 年 人 : 不 要 对 国 家 大 事 随 意 评 论 , 应 该 回

到 工 厂 学 校 去 , 做 党 的 驯 服 工 具 。 这 使 得 一 些 民

主 墙 的 朋 友 们 产 生 了 动 摇 和 恐 惧 。 我 认 为 这 是 应

该 站 出 来 的 时 候 了 , 于 是 把 我 多 年 思 考 的 一 些 思

想 写 在 了 民 主 墙 上 。 这 就 是 《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

主 及 其 它 》 这 篇 著 名 文 章 的 背 景 。

它 贴 在 民 主 墙 上 的 第 二 天 , 就 有 许 多 勇 敢 的 朋 友

找 到 了 我 。 他 们 都 是 一 些 敢 于 用 自 己 的 脑 袋 为 民

主 大 声 呼 吁 的 人 。 我 们 很 快 便 组 成 了 《 探 索 》 杂

志 社 , 用 比 大 字 报 更 现 代 的 方 式 , 迅 速 传 播 民 主 ,

自 由 , 人 权 的 思 想 。 当 时 , 在 我 们 的 大 字 报 前 面 ,

在 我 们 出 售 《 探 索 》 杂 志 时 , 都 有 成 百 上 千 的 人 ,

挤 得 人 山 人 海 。 甚 至 把 卖 杂 志 的 朋 友 挤 得 站 不 住

脚 , 只 好 蹲 在 墙 头 上 卖 《 探 索 》 。 法 新 社 记 者 的

照 片 记 录 了 当 时 人 们 的 狂 热 , 就 像 二 百 年 前 的 美

国 人 发 现 金 矿 时 一 样 。 通 过 成 千 上 万 的 读 者 ,

没 有 民 主 就 没 有 现 代 化 的 思 想 在 中 国 人 中 传 播

着 。 但 是 由 于 共 产 党 垄 断 着 一 切 传 媒 ,所 以 它 只

能 慢 慢 地 在 十 亿 中 国 人 中 传 播 和 酝 酿 。 十 年 后 的

一 九 八 九 年 , 我 们 可 以 看 到 , 民 主 和 人 权 的 思 想

已 在 中 国 人 中 普 及 。 数 以 亿 计 的 中 国 人 在 中 国 所

有 城 市 的 街 头 上 喊 出 了 他 们 的 愿 望 : 民 主, 自 由

和 法 制 。 二 十 年 后 的 今 天 , 我 们 看 到 : 中 国 人 民

并 没 有 被 六 。 四 屠 杀 所 吓 倒 。 他 们 用 各 种 方 式 表

达 要 民 主 , 要 人 权 的 坚 强 意 志 , 迫 使 中 共 的 领 袖

们 也 不 得 不 承 认 : 没 有 民 主 , 就 没 有 中 共 的 现 代

(见 江 泽 民 访 美 言 论 )。 这 就 是 这 篇 文 章 真 正 成

功 之 处

 

魏 京 生 一 九 九 八 年 十 二 月 五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