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

 

魏京生

 

 

序 言

 

现在报刊杂志和电台中不再震耳欲聋地宣传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了。

一方面,因为它是被打倒的四人帮的法宝,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因为

人民群众实在听腻味了,这一套再也不能拿来作欺骗人民的工具了。

历史的规律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的既然已经去了,人们自然要

拭目以待。老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等来了一个伟大的诺言,叫做四

个现代化。英明领袖华主席和在有人心目中更英明伟大的邓副主席终于

击败了四人帮,使得天安门广场上流血的伟大人民,有了实现他们梦

寐以求的民主与繁荣的可能性。

四人帮抓起来以后,人们就日日盼望有可能复辟资本主义的邓

副主席,作为一面伟大的旗帜重新树立起来。终于,邓副主席重新回到了

中央领导的岗位上,人们何等的激动,何等的兴奋,何等的。但遗憾

的是:人们所厌恶的旧的政治制度没有改变,人们所希望的民主与自由甚

至连提也不被提起了,人民的生活状况没有什么改变,提高的工资,

远远赶不上物价的飞速上涨:听说要复辟资本主义搞奖金制了,细打

听一下,原来是马克思主义的祖先们诅咒过的那种最大限度剥削工人

的无形的鞭子。有消息证实不再搞愚民政策了,人民不能在伟

大舵手的领导下,但仍可以在英明领袖的领导下去赶上并超过世

界先进水平的英、美、日本和南斯拉夫():参加革命不那么时髦

了,上过大学开始身价百倍,人民也不必任凭阶级斗争的叫嚷来

磨厚他们的耳朵的茧子了,四个现代化可以代表一切。当然还必须本

着四。五学社向我们传达的中央精神,在统一领导下,加以指导或引导后,

这整个美妙的图景才能算是完成。

 

中国古代有个寓言,叫画饼充饥还有一个成语,叫做望梅止渴。

在古代就能总结出这样幽默的讽刺性经验的人民,据说还在历史长河中不

断发展、前进,以至到了今天。总不该有人会以为他们也会做这种蠢事吧。

但是竟然就是有人这样认为,但是竟然就是有人这样做。

中国人民在几十年内紧跟在伟大舵手后边用共产主义理想做画

饼,就着大跃进、三面红旗的止渴梅,勒紧了裤腰带,勇往直前,三

十年如一日地得到了一个经验教训;这三十年来大家都好象猴子捞月亮一

样,怎么能不一场空呢?因此当邓副主席提出务实的号召后,人民群

众就以潮水般的呼声一次又一次地把他拥上了台,人们期待着他用实事

求是的态度检查过去,引导人们走向可以达到的未来。

但是有人告诫我们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一切的一切的基础,甚

至是谈话的基础,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

国=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谁否认这一点,有告示为凭就

没有好下场。而且有人们提醒我们注意:中国人民是需要独裁的,即

使超过封建皇帝,那正说明他的伟大:中国人民不需要民主,除非它是

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否则一钱不值,信不信由你,有监狱为凭刚腾

出来的。

但是有人给你留下了出路:以四个现代化为纲,安定团结地走吧,勇()

作革命()的老黄牛,你们会达到你们的天堂共产主义和四个现代化

的繁荣。好心的有人们又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提示:如果你们想不开,

就努力钻研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吧!想不开是因为你们不懂,不懂正说

明了学问的高深嘛!你们不要不听话,你们单位领导是不会答应的!等等,

等等

我劝大家不要再相信这一类政治骗子了,我们明知要受人骗,还不

如老老实实地信赖一下自己,文化革命的锻炼已使我们不那么愚昧了。我

们自己来研究一下自己该怎么办吧!

 

一、为什么要民主?

 

几世纪来人们谈论这个题目已经多得很了。民主墙的诸公们也作过详细

的分析,说明民主比独裁究竟好多少。

人民是历史的主人,这是一个事实呢,还是一句空话?它既是事实,也

是空话,说它是事实,是因为没有人民的力量,没有人民的参与,任何历

史都是不可能的,任何伟大舵手、英明领袖恐怕都不会存在,更

不要说什么创造历史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新的中国人民就没有新中

国,而不是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邓副主席感谢毛主席救了他的

命,这是可以谅解的,但他难道就不感谢那个把他推上台的呼声吗?

他难道就应当对呼声说:你们不应该说毛主席的坏话,因为他救了我

的命。从这事上我们同时看出了,人民是历史的主人成为了一句空话,它

之所以是空话,是人民不能按照他们大多数的愿望来掌握自己的命运,他

们的功劳被记在别人的帐上,他们的权利被编织成别人的皇冠,有这样的

主人吗?倒不如说是好奴隶。在历史上他们作为主人创造了一切,在现实

中他们作为奴仆垂手拱立,以便让象面团中的酵母那样不断产生的领袖来

引导他们。

他们应当有民主,如果他们向谁要民主,那他们只不过是要回本来就属于

他们自己的东西。如果谁不给他们民主,谁就是无耻的强盗,比抢走工人的

血汗钱的资本家更纯粹的强盗。

但是现在人民有民主吗?没有。人民不想当家做主人吗?当然想。共产党

战胜国民党的原因就在这儿。胜利后这个诺言到哪去了呢?随着人民民主专

政的口号改为无产阶级专政,在人口几千万分之一的少数中实行的民主

也取消了。代之以伟大领袖个人的独裁,按照伟大领袖的教导在党内发

牢骚的彭德怀也被打倒在地。又一个新的诺言:因为领袖是伟大的,所以迷

信一个领袖比民主更会给人民带来幸福,人民半被迫半自愿地听信了这个诺

言直到今天,但他们更幸福了吗?更不幸了,更倒退了。为什么会这样这是

他们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现在怎么办?这是他们第二个要考虑的问题。现

在根本不需要评价毛泽东几分功劳、几分错误,当初他提出这个说法只是为

他自己辩护,现在人民需要反省一下,没有毛泽东的个人独裁,中国是否也

必然会落到今天这一个地步。是中国人笨,中国人懒,中国人不想过更富裕

的生活,中国人天生不安份吗?正相反。那为什么?答案是明显的,中国人

不该走他们走过的道路,他们为什么会走这条路?不正是那个自卖自夸的独

裁者引导他们走上这条路的吗?不想走就专政你,人民听不到不同的情形,

还以为天下只有这是条可走的路呢。这不叫欺骗吗这里边也有几分功劳吗?

这是条什么路?听说叫社会主义道路按马克思主义的祖先们的定义,

社会主义首先是人民群众,或叫无产阶级大众当家作主人。试问中国的工人

们、农民们,除了每月发给你们糊口的一点点钱以外,你们作了谁的主?作

了什么的主?说来可怜,你们被人作了主,甚至婚姻也不例外。社会主义保

障生产者除完成他的社会义务外,得到他的劳动成果,但你们的义务是有止

境的吗?你们得到的不正是维持劳动力的生产所必须的一点点可怜的薪

水吗?它能保证社会的每一个公民都有受教育、发挥个人能力等等许多

权利?但我们在眼前的生活中一样也看不到,看到的只有无产阶级专政

和俄罗斯式独裁的变种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独裁。难道这样的社会主

义道路是人民所需要的吗?难道独裁就等于人民的幸福吗?这是人民所希望

的那条马克思描述过的社会主义道路吗?显然不是。那是什么?说来可笑,

倒有点象《宣言》里说的封建社会主义,也就是披着社会主义外衣的封建君

主制。听说苏俄已从社会封建主义升格为社会帝国主义,中国人也必须走这

条路吗?

有人建议把过去的帐全算在封建社会主义的法西斯独裁统治上,我是完全

同意的,这里边不存在功过问题,顺便说说,臭名昭著的德国法西斯的正名

叫国家社会主义他们也有一个独裁暴君,他们也号召人民勒紧裤腰带,

他们也欺骗人民说:你们是伟大民族。最主要的是,他们也扼杀哪怕是最起

码的民主,这因为他们清楚地认识到:民主是他们最可怕的、不可抗拒的敌

人。在这个基础上,斯大林和希特勒握手签订了《德苏条约》;在这个基础

上,社会主义国家和国家社会主义举杯瓜分了波兰;在这个基础上,两国人

民遭受着奴役和贫困。我们也必须继续遭受这样的奴役和贫困吗?如果我们

不想民主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想在经济、科学、军事等

方面现代化,首先就必须使我们的人民现代化,使我们的社会现代化。

 

二、第五个现代化:要什么样的民主

 

我想问问大家:我们要现代化干什么?在有人看来:红楼梦那个时代不是

满好吗?看看书,写写诗,还可以搞女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现在还加

上看看外国电影,真是神仙的日子。不错,是神仙的日子,老百姓可是不能

沾边的,人民要的是人民有可能真正享受到幸福的日子,最起码也要不比人

家外国的人民享受的更差,而所有老百姓都能够享受到的富裕是社会普遍富

裕,这种富裕只有随着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才能够达到,这一点是十分明

白的,但最重要的一点被有些人给遗漏了,社会生产力提高后人民就能够享

受到富裕的生活吗?这里边还存在着支配权的问题,分配的问题,剥削的问

题。

解放后的几十年中人民勒紧裤腰带拼命的干,也确实创造了许多的财富,

这些财富都到哪去了?有人说:拿去喂肥了象越南这样的较小型号的独裁政

权,有人说喂肥了林彪、江青这样的新生资产阶级分子,这都对,总而

言之,它没有落到中国劳动人民手里,这些财富不是被大大小小的手中有权

的一类政治骗子直接挥霍掉了,就是被他们赏赐给了越南、阿尔巴尼亚

这类与他们志同道合的混蛋们。毛泽东临死前为了老婆向他要几千块钱还难

受过,他把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几百亿地扔了出去,谁发现他心疼过?而且这

还是在中国人民勒着腰带上街讨饭来搞社会主义的时候。跑到民主墙来拍毛

泽东马屁的人,你们既然睁着眼睛为什么就看不到这些?恐怕是有意看不见

这些吧?假如真看不见,请诸位把写大字报的功夫用来跑跑北京站永定门,

或在街上注意一下上访的外地人,问问他们在外地要饭是否也算稀罕事,我

想这些要饭的不一定也想把雪白的大米去支援什么第三世界的朋友们吧

可是他们的意见重要吗?可悲的是在我们这个人民共和国里,只有那些吃饱

了没事,看书写字过过神仙日子的人才有支配的权力,人民难道没有最充分

的理由把权力从这些老爷们手里夺过来吗?

什么是民主?把权力交给劳动者全体来掌握,就是真正的民主。劳动

者不能掌握住国家权力吗?南斯拉夫正在这条路上走,并给我们证明了,人

民不需要大小的独裁统治者,可以把事情办得更好。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人民按他们自己的意愿选择为他们办事的代理人,按

照他们的意愿和利益去办事,这才谈得上民主,并且他们必须有权力随时撤

换这些代理人,以避免这些代理人以他们的名义欺压人民。这是可能的吗?

欧美各国人民就在享受着这种民主,他们可以按自己的愿望把尼克松、戴高

乐、田中等人赶下台,如果他们需要,还可以再让他们上台,谁也干涉不了

他们的民主权力。而中国人民即使谈论一下已经死去的伟大舵手毛泽东

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伟人毛泽东,监狱的大门、各种意想不到的厄运就在

等待着他们,对比之下,社会主义的民主集中制与资本主义的剥削阶级民

主真是有天壤之别呀!

人民有了民主就会天下大乱、无法无天了吗?最近报刊上透露的一些情况

不是说明正是由于没有民主,大小独裁统治者才得以无法无天吗?怎样维持

民主的秩序,这是一个需要人民自己解决的内政问题,无需特权者老爷们替

他们操心,老爷们操心的不是人民民主,而是怎样用这个籍口来取消人民民

主的权利。内政问题当然不会一下子就解决,必须要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断

地去解决,错误和缺点是难免的,但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总比受了老爷们的

欺压无处申冤要强千百倍,耽心民主会无法无天的人,正象辛亥革命后耽心

人民没有皇帝,会无法无天的人一样,他们的结论都是:安心受压迫吧,没

人压迫你们,你们的脊梁会飞到天上去呢!

我要恭敬的奉告上述诸君:我们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要神仙和皇帝

不要相信有什么救世主,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我们不要作独裁统治者扩张

野心的现代化工具,我们要人民生活得现代化,人民的民主、自由与幸福,

是我们实现现代化的唯一目的,没有这第五个现代化,一切现代化不过是一

个新的诺言。

我号召同志们:团结在民主的旗帜下,不要再相信独裁者的安定团结

法西斯集权主义只能带给我们灾难,不要再对他们抱有幻想,民主是我们唯

一的希望,放弃民主权利无异于重新给自己套上枷锁。相信我们自己的力量

吧!人类的历史是我们创造的,让一切自封的领袖和导师滚蛋,他们把人民

手中最宝贵的权利骗走已好几十年。

我坚定地相信:在人民自己的管理下,生产将更发达因为这是劳动者

为自己的利益而生产;生活将更加美好因为一切将以劳动者的生活为目

的;社会将更加合理因为社会的一切权力将以民主的方式归于劳动者全

体。

我并不以为人民能不费吹灰之力地从某救星手中得到这一切,我也并不认

为中国会嫌困难重重而放弃这个目标。只要人民认清了目标和障碍,他们会

毫无犹豫地踩扁那些拦路的螳螂。

 

三、向现代化进军:实行民主

 

中国人民要现代化,首先必须实行民主,把中国的社会制度现代化。民主

并不完全象列宁编造的那样,仅仅是社会发达的结果。它不仅是生产力和生

产关系发达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也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这个发达阶段

以及更加发达的阶段中得以存在的条件,没有这个条件,社会将停滞不前,

经济的增长也将遇到难以克服的障碍。因此,对于以往的历史来说,民主的

社会制度是一切发达或叫现代化的前提和先决条件,没有这个先决

条件和前提,不但进一步发展是不可能的,就连保持现有发展阶段的成果也

是很难做到的,我们伟大的祖国,三十年来的经历,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人类的历史为什么要走向发达或叫现代化?是因为人类需要发达的社

会所能够给予他们的全部现实结果,是因为这一现实结果的社会效果所能最

大限度地使他们达到追求幸福的头一目标,就是自由;民主是人类现在已知

的最大限度可能达到的自由。民主成为人类近代斗争的一个目标,不是十分

显而易见的吗?

近代历史上一切反动分子,为什么都在反民主的旗帜下团结起来呢?是因

为民主给予了他们的敌人人民大众以一切,而不给予他们各种

压迫者以反对人民的任何手段,最大的反动派就是最大的反民主主义者,

这从德国、苏联以及新中国的历史中可以看得很明白;最大的反民主主

义者就是社会和平与繁荣的最大、最危险的敌人,这从德国、苏联以及中国

的历史中同样可以看得十分明白。人民要求幸福、社会要求发展的斗争,就

集中在对反民主主义者独裁法西斯主义者的斗争上,这也可以从德国、

苏联以及中国的历史上鲜明地看出来。民主反对专制的斗争取得胜利必然给

社会的发展带来最优条件和最大的速度,关于这一点,美国的历史就是一个

最鲜明、最有力的证据。

人民追求幸福、和平、繁荣的一切斗争,都只能以追求民主为前提,人民

反抗压迫与剥削的一切斗争,也都只能以达到民主为先觉条件,以我们的全

部力量投入到为民主而斗争的战斗中吧!人民所能得到的一切,都是民主的

非民主的任何幻想都不是人民可能得到的,任何形式的独裁和专制集权主义

都是人民最直接、最危险的敌人。

敌人会让我们实行民主吗?当然不会,他们会不择手段地阻止民主的进程

欺骗和蒙蔽人民的耳目,是他们可以采取的最有效的办法。一切独裁法西斯

主义者都告诉人民:你们的现状实际上是全世界最美好的。

民主真的到了自然而然的地步了吗?并不是,它的每一个微小的胜利都要

花费巨大的代价,甚至要认识到这一点,都必须花费流血牺牲的代价。民主

的敌人一贯都欺骗人民说:民主就是必然产生也必然消亡的,因此是不必花

费力量去争取的。

但是看看真实的而不是社会主义政府的御用文人们编写的历史吧!真

实而有价值的民主每一个细节末枝,都浸润着烈士们和暴君们的鲜血,向民

主迈出的每一步,都必须抗拒反动势力的全部打击。民主之所以会克服这些

障碍,正说明它对于人民的宝贵,等于他们的一切希望,因此这一潮流是不

可阻挡的。中国人民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他们只要认清了方向,暴君们的强

大就不会再是不可战胜的力量。

为民主的斗争是中国人民的目标吗?文化革命是他们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力

量,一切反动势力都在它面前发抖了。由于人民当时还没有认清方向,民主

的力量还不是斗争的主流,因此大多数斗争被独裁暴君们用收买诱入迷途、

挑拨离间、造谣中伤和武力镇压的方式扼杀了,由于当时人民迷信各种独裁

野心家式的领袖,因此他无意中又一次成为暴君和潜在的暴君们的工具和牺

牲品。

今天,十二年后的今天,人民终于认识到了目标的所在,认清了斗争的真

正方向,认出了他们真正领袖民主的旗帜。西单民主墙成为他们向一切

反动势力所作斗争的第一个阵地。斗争一定会胜利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人民一定会解放这是具有新意识的口号。还会流血,还会牺牲,还会遭

到更阴险的暗算。但是民主的旗帜不会再被反动势力的妖雾遮住了。让我们

团结在这一伟大而真实的旗帜下,为谋求人民的安宁与幸福,为谋求人民的

权利与自由,向社会制度的现代化进军吧!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五日在西单墙贴出,后发表于一九七九年一月八日出

版的《探索》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