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面 这 篇 文 章 是 魏 京 生 在 一 九 七 九 年 十 月 十 六 日

被 审 判 时 的 抗 辩 书 。审 判 过 程 的 录 音 带 则 被 转 成

文 字 并 发 表 于 一 本 非 官 方 的 期 刊 上 。这 件 事 道 致

魏 京 生 在 民 主 墙 的 数 位 同 志 被 捕 。包 括 刘 青 在 内。

此 文 最 初 由 《 SPEAHR头 条 》 所 收 集 并 出 版 。

 

一 九 七 九 年 在 法 庭 上 的 自 辩

 

北 京 市 检 察 院 分 院 起 诉 书 提 到 的 罪 状 , 我 认 为 是

不 能 成 立 的 。 我 编 印 刊 物 和 写 大 字 报 是 根 据 宪 法

第 四 十 五 条 : 公 民 有 言 论 , 通 信 , 集 会 , 出 版 ,

结 社 , 游 行 , 示 威 , 罢 工 的 自 由 , 有 运 用 大 鸣 ,

大 放 , 大 辩 论 , 大 字 报 的 自 由 。 我 们 编 印 刊 物 的

目 的 是 为 了 探 索 中 国 , 使 中 国 走 向 繁 荣 富 强 的 道

路 。 我 们 认 为 只 有 自 由 的 , 无 拘 束 的 , 实 事 求 是

的 探 讨 才 有 可 能 达 到 这 一 目 的 。 公 安 局 和 检 察 院

把 我 们 基 于 上 述 原 则 而 进 行 的 活 动 说 成 是 反 革 命

活 动 , 这 是 我 们 不 能 接 受 的 。 下 述 是 我 对 起 诉 书

所 罗 列 的 罪 状 的 具 体 意 见 。

第 一 , 起 诉 书 上 说 向 外 国 人 提 供 我 国 军 事 情 报 ,

犯 反 革 命 罪 。 据 我 的 记 忆 , 新 刑 法 和 旧 的 惩 治 反

革 命 条 例 都 是 这 样 讲 的 , 向 敌 人 提 供 情 报 算 作 叛

国 罪 。 检 察 员 认 为 我 与 英 法 等 国 记 者 谈 话 中 有 叛

国 行 为 , 是 否 把 英 法 两 国 的 记 者 当 作 敌 人 呢 ? 我

想 提 醒 检 察 员 : 在 华 国 锋 接 见 西 欧 四 国 记 者 时 ,

曾 明 确 地 把 各 国 记 者 叫 做 朋 友 们 。 宪 法 规 定 公 民

有 保 守 国 家 机 密 的 义 务 , 起 诉 书 却 把 这 一 明 确 的

概 念 变 成 军 事 情 报 模 糊 的 概 念 。 众 所 周 知 , 现 在

各 国 情 报 大 部 分 都 是 从 公 开 的 渠 道 , 例 如 报 纸 ,

电 台 消 息 等 , 经 过 分 析 得 到 的 。 检 察 员 是 否 认 为

报 纸 电 台 也 犯 了 叛 国 罪 了 。 可 见 军 事 情 报 是 一 个

过 于 广 义 的 概 念 。 公 民 有 保 守 机 密 的 义 务 , 它 的

前 提 是 公 民 必 须 要 知 道 保 守 的 是 什 么 机 密 , 也 就

是 说 , 这 个 机 密 必 须 事 先 就 向 他 明 确 了 , 标 明 是

国 家 机 密 或 是 军 事 机 密 , 他 才 负 有 保 守 它 的 义 务 ,

这 才 是 法 律 意 义 上 的 机 密 或 军 事 机 密 。 我 从 未 被

告 知 或 需 要 我 保 守 的 机 密 , 在 中 越 战 争 爆 发 后 ,

也 从 未 接 触 过 任 何 标 明 为 机 密 的 东 西 。 所 以 根 本

谈 不 上 向 谁 提 供 了 法 律 意 义 上 的 机 密 。

我 与 友 好 国 家 记 者 和 外 交 人 员 谈 话 , 不 可 能 不 谈

到 国 内 各 方 面 的 情 况 。 我 认 为 这 是 通 过 记 者 和 外

交 官 增 进 各 国 人 民 之 间 的 友 谊 和 互 相 了 解 , 是 增

进 各 国 劳 动 人 民 相 互 支 援 的 基 础 。 在 中 越 战 争 爆

发 后 , 这 场 战 争 就 成 为 中 外 人 民 共 同 关 心 的 一 件

大 事 , 所 以 在 这 期 间 我 与 外 国 记 者 和 外 交 人 员 谈

话 , 也 就 不 可 能 不 谈 到 这 一 方 面 的 情 况 。

我 谈 到 的 消 息 是 不 是 政 府 不 愿 意 透 露 的 消 息 , 我

是 无 法 知 道 的 。 作 为 一 个 普 通 老 百 姓 , 我 的 消 息

来 源 是 小 道 消 息 , 而 不 是 政 府 的 正 式 文 件 , 我 的

消 息 是 否 与 标 明 为 机 密 的 文 件 有 巧 合 的 地 方 , 我

也 无 法 知 道 , 因 为 我 没 有 看 过 政 府 的 机 密 文 件 。

但 我 谈 到 的 消 息 是 不 会 给 前 线 局 势 带 来 有 害 影 响

的 , 这 是 我 事 先 就 估 计 到 的 。 例 如 我 谈 到 前 线 总

指 挥 的 姓 名 , 谁 听 说 过 有 靠 不 公 布 指 挥 员 的 姓 名

而 打 了 胜 仗 , 谁 又 听 说 过 因 对 方 知 道 了 指 挥 员 的

姓 名 而 打 了 败 仗 呢 ? 都 没 有 。 那 么 谈 论 战 线 总 指

挥 的 姓 名 , 怎 么 会 给 前 线 局 势 造 成 不 利 呢 ? 自 古

至 今 也 没 有 说 过 指 挥 员 的 姓 名 会 成 为 战 争 胜 负 的

一 个 因 素 , 这 个 道 理 站 不 住 脚 。 当 然 检 察 员 可 以

说 按 我 国 的 习 惯 算 军 事 机 密 , 但 是 在 四 人 帮

时 代 闭 关 锁 国 的 习 惯 , 随 便 什 么 事 情 都 算 机 密 ,

随 便 和 外 国 人 说 几 句 话 都 会 被 认 为 里 通 外 国 的 。

检 察 员 是 打 算 让 公 民 遵 守 四 人 帮 时 代 的 习 惯

呢 ? 还 是 遵 守 法 律 ? 公 安 局 曾 经 说 过 , 说 我 应 该

保 守 机 密 守 则 。 我 不 知 道 这 个 守 则 是 什 么 。 我 只

知 道 它 本 身 也 是 保 密 的 , 因 为 它 不 是 公 开 颁 布 出

来 要 求 公 民 遵 守 的 法 律 , 它 只 能 作 为 内 部 规 定 。

公 民 有 遵 守 宪 法 和 法 律 的 义 务 , 没 有 遵 守 他 不 知

道 的 内 部 规 定 的 义 务 。

综 上 所 述 , 第 一 , 我 没 有 抱 背 叛 祖 国 的 目 的 ; 第

二 , 我 也 没 有 向 敌 人 提 供 什 么 ; 第 三 , 我 提 供 给

朋 友 的 也 绝 不 是 国 家 机 密 或 军 事 机 密 , 检 察 员 控

告 的 叛 国 罪 是 不 能 成 立 的 。 如 果 检 察 员 认 为 我 与

外 国 人 谈 话 的 内 容 是 政 府 不 希 望 我 谈 出 的 东 西 ,

因 而 属 于 错 误 , 这 我 完 全 可 以 接 受 , 并 且 在 今 后

按 照 政 府 的 合 理 要 求 来 保 守 政 府 认 为 要 保 守 的 机

密 , 因 为 这 是 每 个 公 民 的 义 务 。 但 是 我 也 希 望 政

府 能 够 明 确 地 规 定 公 民 应 该 保 守 机 密 的 范 围 , 不

要 使 公 民 无 所 适 从 , 因 为 四 人 帮 时 代 的 习 惯

肯 定 是 无 效 的 。 如 果 仍 沿 用 四 人 帮 时 代 的 习

惯 就 会 使 公 民 无 所 措 手 足 , 直 接 地 妨 碍 了 中 国 人

民 与 各 国 人 民 的 友 好 往 来 , 并 且 为 司 法 工 作 带 来

混 乱 , 这 对 于 国 家 对 于 人 民 都 没 有 好 处 。

二 , 起 诉 书 说 进 行 反 革 命 宣 传 鼓 动 , 并 把 我 的 文

章 《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 民 主 及 其 他 》 等 叫 做 反 动 文

章 , 将 我 们 的 刊 物 《 探 索 》 叫 做 反 动 刊 物 。 既 然

如 此 , 我 们 就 应 该 弄 清 楚 , 什 么 叫 革 命 , 什 么 叫

反 革 命 , 由 于 四 人 帮 的 文 化 专 制 主 义 和 愚 民

政 策 的 多 年 影 响 , 现 在 有 人 是 这 样 看 的 : 按 现 在

当 权 的 领 导 的 意 志 办 就 是 革 命 , 反 动 现 在 当 权 者

意 志 的 就 是 反 革 命 。 这 种 对 革 命 概 念 庸 俗 化 我 是

不 能 同 意 的 。 革 命 是 指 顺 应 历 史 发 展 的 潮 流 , 并

站 在 历 史 潮 流 的 前 面 对 一 切 旧 的 , 保 守 的 , 阻 碍

历 史 发 展 的 事 物 进 行 斗 争 这 样 一 种 行 为 。 革 命 是

新 生 事 物 与 旧 事 物 的 斗 争 。 把 当 权 者 的 意 志 挂 上

永 久 革 命 的 标 签 , 正 是 消 灭 一 切 不 同 的 思 想 理 论 。

有 权 就 是 真 理 这 种 对 革 命 概 念 的 庸 俗 化 , 正

是 过 去 二 十 多 年 四 人 帮 镇 压 革 命 者 和 人 民 的

最 有 效 的 工 具 之 一 。

下 面 我 谈 到 第 二 个 问 题 , 是 反 革 命 一 词 的 恰

当 应 用 范 围 。 严 格 来 讲 , 反 革 命 一 词 , 是 从 历 史

角 度 出 发 , 观 察 问 题 所 使 用 的 政 治 概 念 。 在 政 治

领 域 里 没 有 一 成 不 变 的 概 念 。 在 不 同 的 历 史 时 期 ,

由 于 革 命 的 潮 流 不 同 , 各 有 差 异 , 反 革 命 这 一 概

念 的 对 象 就 有 所 不 同 , 如 果 以 某 一 时 期 某 一 概 念

为 准 则 , 结 果 只 能 是 张 冠 李 戴 。 即 使 在 革 命 时 期 ,

由 于 人 民 认 识 水 平 的 限 制 , 对 反 革 命 这 一 概 念 的

理 解 也 会 很 不 相 同 。 用 这 种 不 断 变 化 的 政 治 概 念

作 为 定 罪 的 标 准 , 就 如 同 使 用 随 风 飘 扬 的 柳 絮 作

测 量 原 因 , 也 是 四 人 帮 在 违 背 民 意 的 情 况 下

上 台 的 原 因 之 一 。 把 流 行 的 政 治 概 念 作 为 法 律 的

标 准 , 它 的 必 然 结 果 就 是 反 革 命 观 点 , 是 要 受 骗

的 。

最 后 一 个 问 题 是 当 前 革 命 的 潮 流 和 我 的 文 章 的 关

系 。 当 前 的 历 史 潮 流 是 民 主 的 潮 流 , 是 反 对 封 建

法 西 斯 独 裁 专 制 的 潮 流 。 因 为 中 国 的 社 会 发 展 到

今 天 , 它 对 中 国 人 民 提 出 了 这 样 的 问 题 : 不 进 行

社 会 制 度 的 改 革 , 不 铲 除 独 裁 法 西 斯 专 制 的 社 会

根 源 , 不 彻 底 实 行 民 主 , 不 保 障 人 民 的 民 主 权 利 ,

中 国 的 社 会 就 不 能 前 进 , 社 会 主 义 现 代 化 也 不 可

能 在 我 国 实 现 。 因 此 , 民 主 的 潮 流 是 当 代 革 命 的

潮 流 , 反 对 民 主 的 人 和 事 , 站 在 民 主 潮 流 对 立 的

面 的 专 制 主 义 保 守 派 就 是 现 在 的 反 革 命 。 我 的 《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 民 主 及 其 他 》 等 的 文 章 的 中 心 议

题 就 是 : 没 有 民 主 就 没 有 四 个 现 代 化 ; 没 有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 民 主 , 一 切 现 代 化 都 不 过 是 一 个 心 谎

言 。 这 样 的 中 心 议 题 怎 么 是 反 革 命 呢 ? 反 对 它 的

人 和 事 却 恰 恰 应 当 被 归 入 反 革 命 的 范 畴 。 当 然 文

章 中 的 论 据 和 论 点 并 不 一 定 都 是 正 确 的 , 它 应 当

接 受 历 史 实 践 的 考 验 , 也 应 当 接 受 来 自 各 方 面 的

批 评 , 只 有 这 样 , 才 能 更 加 正 确 。 但 论 据 和 论 点

即 使 不 完 全 正 确 , 也 不 妨 碍 中 心 议 题 的 革 命 性 ,

这 是 十 分 简 单 明 白 的 道 理 。

三 , 起 诉 书 说 诽 谤 马 列 主 义 , 毛 泽 东 思 想 是 比

江 湖 骗 子 的 膏 药 更 高 明 一 些 的 膏 药 。 按 我 的 理

解 , 诽 谤 应 该 是 指 把 不 存 在 的 罪 名 凭 空 加 在 别 人

头 上 。 膏 药 根 本 不 是 罪 名 , 检 察 员 用 断 章 取

义 的 方 法 引 用 的 这 半 句 话 , 根 本 就 不 构 成 诽 谤 罪 。

我 在 文 章 中 攻 击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 绝 不 是 一 百 多 年

前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 而 是 林 彪 , 四 人 帮 一 类 政

治 骗 子 的 的 那 种 马 克 思 主 义 。 我 不 认 为 世 界 上 有

始 终 不 变 的 事 物 , 我 也 不 认 为 世 界 上 有 绝 对 正 确

的 理 论 。 任 何 思 想 理 论 都 是 相 对 于 它 存 在 的 环 境 ,

具 有 相 对 的 真 理 性 和 相 对 的 荒 谬 性 。 马 克 思 主 义

当 然 也 不 例 外 。 马 克 思 主 义 经 过 一 百 多 年 的 发 展 ,

已 先 后 改 变 为 许 多 不 同 的 流 派 , 如 考 斯 基 主 义 ,

列 宁 主 义 , 托 洛 斯 基 主 义 , 史 大 林 主 义 , 毛 泽 东

主 义 , 欧 洲 共 产 主 义 等 等 。 许 多 这 些 理 论 都 遵 循

马 克 思 的 基 本 原 理 或 部 分 基 本 原 理 , 对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体 系 进 行 某 些 修 改 或 修 正 。 因 此 , 他 们 都 可

以 叫 做 马 克 思 主 义 , 但 都 不 是 原 来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体 系 。 原 始 马 克 思 主 义 有 相 当 数 量 的 部 分 理 论 核

心 是 对 完 美 社 会 主 义 的 描 写 , 这 种 思 想 境 界 并 非

马 克 思 主 义 所 独 有 的 。 它 主 张 普 遍 民 主 及 与 权 力

集 中 的 专 政 相 结 合 的 方 式 来 达 到 这 一 理 想 , 这 是

马 克 思 主 义 最 显 著 的 特 点 。 经 过 一 百 多 年 的 实 践 ,

我 们 看 到 按 权 力 集 中 专 政 的 方 式 组 成 的 政 府 , 例

如 苏 联 , 越 南 , 粉 碎 四 人 帮 以 前 的 中 国 , 无

一 例 外 都 堕 落 成 为 一 种 少 数 领 导 阶 级 对 广 大 劳 动

人 民 实 行 专 政 的 法 西 斯 政 府 。 而 且 在 这 些 政 府 中 ,

掌 权 的 那 些 法 西 斯 独 裁 者 们 早 已 不 是 把 无 产 阶 级

专 政 作 为 实 现 共 产 主 义 理 想 的 工 具 。 恰 恰 相 反 ,

他 们 无 一 例 外 地 把 共 产 主 义 理 想 作 为 所 谓 加 强 无

产 阶 级 专 政 , 替 少 数 统 治 者 专 政 的 工 具 。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命 运 和 历 史 上 的 许 多 宗 教 一 样 , 在 它 的 第

二 , 第 三 代 以 后 , 它 的 革 命 实 质 便 被 抽 去 , 它 的

学 说 的 理 想 部 分 被 统 治 者 利 用 来 作 为 奴 役 人 民 的

借 口 和 蒙 蔽 人 民 的 工 具 , 它 的 性 质 以 发 生 了 根 本

的 变 化 。 正 是 以 理 想 作 为 奴 役 的 借 口 和 蒙 蔽 的 工

具 的 主 义 , 我 们 叫 它 作 理 想 主 义 , 也 有 人 叫 它 作

信 仰 主 义 。 四 人 帮 封 建 法 西 斯 独 裁 专 政 是 它

发 展 的 顶 峰 。 这 种 利 用 美 好 的 理 想 搞 现 代 迷 信 的

信 仰 方 式 , 这 种 蒙 蔽 欺 骗 人 民 的 法 西 斯 主 义 难 道

不 是 现 在 的 骗 术 吗 ? 难 道 不 是 比 江 湖 骗 子 的 膏 药

更 高 明 一 点 的 膏 药 吗 ? 需 要 指 出 的 是 , 我 根 据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历 史 发 展 过 程 做 出 的 这 些 结 论 , 可 能

是 正 确 的 , 也 可 能 是 错 误 的 。 这 可 以 通 过 进 一 步

的 理 论 探 讨 来 解 决 。 我 欢 迎 任 何 人 对 它 提 出 批 评 。

但 无 论 结 论 正 确 与 否 , 根 据 言 论 , 出 版 自 由 的 原

则 进 行 理 论 探 索 和 把 思 想 结 果 与 他 人 交 流 , 这 不

够 成 犯 罪 。 对 任 何 历 史 上 存 在 过 和 现 实 中 存 在 着

的 思 想 理 论 , 我 们 都 应 该 批 判 地 对 待 它 。 这 是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治 学 态 度 。 那 么 , 为 什 么 就 不 能 够 批

判 地 对 待 马 克 思 主 义 呢 ? 那 些 不 准 批 判 地 对 待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人 正 是 把 马 克 思 主 义 当 作 宗 教 来 信 仰

的 。 任 何 人 都 有 权 信 仰 和 遵 循 他 认 为 是 正 确 的 理

论 , 但 是 他 不 应 当 将 他 的 所 信 仰 的 理 论 用 具 有 法

律 效 力 的 规 定 方 式 强 加 给 别 人 , 否 则 他 就 干 涉 了

别 人 的 自 由 。

四 , 起 诉 书 说 打 著 所 谓 言 论 自 由 , 要 民 主 , 要

人 权 的 旗 号 煽 动 推 翻 无 产 阶 级 专 政 的 政 权 和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 首 先 我 要 指 出 , 言 论 自 由 绝 对 不 是

什 么 所 谓 的 , 而 宪 法 明 文 规 定 是 每 一 公 民 都 应 该

享 有 的 权 利 。 检 察 员 用 这 样 的 口 吻 谈 论 宪 法 赋 予

公 民 的 权 利 , 不 但 说 明 检 察 员 在 进 行 思 考 中 报 有

偏 见 , 而 且 说 明 检 察 员 忘 记 了 他 的 保 护 公 民 民 主

权 利 的 职 责 。 他 把 公 民 的 民 主 权 利 当 作 嘲 笑 的 对

象 。 对 于 检 察 员 用 断 章 取 义 的 方 法 罗 列 的 罪 状 ,

我 觉 得 没 有 逐 条 反 驳 的 必 要 。 我 只 想 指 出 检 察 员

的 疏 忽 。 有 一 条 罪 状 是 这 样 半 句 话 : 披 着 社 会

主 义 外 衣 的 封 建 君 主 制 。 难 道 四 人 帮 的 法

西 斯 专 政 不 是 披 著 社 会 主 义 的 外 衣 的 封 建 君 主 制

吗 ? 还 有 这 样 半 句 话 : 不 要 做 独 裁 统 治 者 扩 张

野 心 的 现 代 化 工 具 。 它 的 后 半 句 我 记 得 是 :

我 们 要 人 民 生 活 的 现 代 化 。 难 道 检 察 员 要 做 什

么 独 裁 统 治 者 扩 张 野 心 现 代 化 工 具 , 而 不 愿 意 人

民 生 活 现 代 化 吗 ? 我 想 检 察 员 不 会 是 这 样 的 。 我

也 不 愿 意 相 信 检 察 员 不 准 许 批 评 四 人 帮 的 封

建 法 西 斯 主 义 , 然 而 上 面 的 引 证 能 说 明 什 么 呢 ?

我 不 愿 意 妄 加 评 论 , 我 只 知 道 它 不 能 说 明 我 破 坏

了 人 民 民 主 事 业 。 我 们 的 刊 物 《 探 索 》 在 编 辑 过

程 中 从 未 参 与 过 阴 谋 组 织 或 暴 力 组 织 的 活 动 。 《

探 索 》 杂 志 是 公 开 出 售 的 理 论 探 讨 性 刊 物 , 它 从

未 把 推 翻 政 权 作 为 自 己 的 目 的 , 也 不 可 能 去 从 事

推 翻 政 权 的 活 动 。 它 自 认 为 是 人 民 民 主 事 业 的 一

部 分 , 也 不 可 能 去 破 坏 人 民 民 主 事 业 。 当 有 人 问

到 我 们 是 否 准 备 参 加 武 装 斗 争 或 进 行 推 翻 政 府 的

活 动 时 , 我 曾 经 给 予 明 确 的 回 答 。 我 认 为 武 装 斗

争 不 是 造 就 民 主 政 治 必 不 可 少 的 方 式 。 我 认 为 合

法 的 宣 传 和 民 主 运 动 是 造 就 民 主 政 治 的 主 要 和 必

不 可 少 的 方 式 , 推 翻 政 权 并 不 等 于 造 就 民 主 政 治 。

民 主 的 政 治 制 度 只 有 获 得 多 数 人 理 解 的 情 况 下 ,

通 过 对 旧 的 政 治 制 度 的 改 革 来 逐 渐 实 现 。 这 个 观

点 是 我 们 刊 物 的 基 本 宗 旨 之 一 。 杨 光 , 路 林 , 赵

南 , 刘 青 等 人 可 以 就 这 一 点 作 证 , 他 们 曾 经 听 见

我 说 起 过 。 检 察 员 控 告 我 推 翻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 这

是 更 加 与 事 实 不 象 符 合 的 。 检 察 员 自 称 对 我 的 文

章 进 行 了 审 查 , 那 么 他 应 该 看 到 , 《 续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 民 主 与 其 他 》 一 文 中 专 门 有 一 章 社 会 主

义 与 民 主 谈 到 我 对 社 会 主 义 的 看 法 。 我 与 检 察

员 心 目 中 的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和 我 人 为 的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可 能 有 很 大 的 区 别 。 我 认 为 现 实 中 的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是 多 种 多 样 的 , 并 非 千 篇 一 律 。 根 据 它 们 之

间 的 明 显 区 别 , 我 把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分 为 两 大 类 :

第 一 类 是 苏 联 模 式 的 专 制 社 会 主 义 , 以 权 利 集 中

在 少 数 当 权 者 手 中 为 特 征 ; 第 二 种 是 民 主 的 社 会

主 义 , 以 权 利 归 集 于 以 民 主 的 方 式 组 织 起 来 的 全

体 人 民 为 特 征 。 我 国 绝 大 多 数 人 民 的 愿 望 都 是 实

行 这 种 民 主 的 社 会 主 义 。 我 们 探 索 的 目 的 , 也 是

为 了 寻 求 达 到 这 样 的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的 道 路 。 我 参

加 到 民 主 运 动 中 来 , 也 正 是 为 了 在 我 国 实 现 这 种

民 主 的 社 会 主 义 。 我 认 为 , 不 进 行 政 治 制 度 的 改

革 , 不 确 立 人 民 的 民 主 权 利 , 没 有 民 主 的 政 治 制

度 作 保 障 , 我 国 的 经 济 现 代 化 是 不 可 能 达 到 的 。

民 主 的 政 治 制 度 是 我 国 全 面 现 代 化 的 先 决 条 件 。

这 就 是 我 的 文 章 《 第 五 个 现 代 化 : 民 主 及 其 他 》

的 标 题 的 来 历 , 也 是 文 章 阐 述 的 中 心 思 想 。 检 察

员 也 许 不 同 意 这 种 理 论 , 但 是 他 们 不 同 意 的 社 会

主 义 理 论 并 不 等 于 就 是 推 翻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

五 , 检 察 员 用 断 章 取 义 的 方 法 罗 列 的 罪 状 , 我 看

没 有 逐 条 反 驳 的 必 要 。 我 只 想 指 出 两 点 : 第 一 ,

宪 法 赋 予 公 民 批 评 领 导 人 的 权 力 , 是 因 为 领 导 人

是 人 不 是 神 , 他 们 只 有 在 人 民 的 批 评 监 督 下 才 可

以 少 犯 错 误 , 才 可 以 避 免 变 成 骑 在 人 民 头 上 的 老

爷 , 才 可 以 真 正 使 人 民 放 心 。 第 二 , 要 对 我 国 的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进 行 改 革 , 就 必 须 依 靠 全 国 人 民 ,

用 批 评 和 讨 论 的 方 式 , 找 出 现 有 制 度 的 缺 陷 , 否

则 改 革 就 不 可 能 成 功 的 进 行 。 所 以 , 看 到 不 合 理

的 人 和 事 物 去 进 行 批 判 , 这 是 每 一 公 民 固 有 的 权

力 , 也 是 他 不 可 推 卸 的 责 任 , 是 任 何 人 , 任 何 机

构 也 无 权 干 涉 的 主 权 。 批 评 不 可 能 那 样 美 妙 动 听 ,

也 不 能 全 部 正 确 。 如 果 强 求 批 评 的 词 句 , 要 求 批

评 必 须 完 全 正 确 , 否 则 就 治 罪 , 就 等 于 不 准 许 批

评 , 等 于 不 许 改 革 , 也 就 等 于 把 领 导 者 摆 上 神 化

的 地 位 。 难 道 我 们 还 要 重 新 走 四 人 帮 搞 现 代

迷 信 的 老 路 吗 ? 当 然 批 评 必 须 是 根 据 事 实 的 。 并

且 不 允 许 进 行 人 身 攻 击 和 谩 骂 。 这 是 我 们 刊 物 的

根 本 原 则 之 一 。 有 《 探 索 》 杂 志 的 发 刊 说 明 可 以

作 证 。 如 果 检 察 员 认 为 我 在 这 方 面 做 得 不 够 , 我

愿 意 接 受 检 察 员 以 及 任 何 人 的 提 出 的 批 评 。 以 上

就 是 我 的 辩 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