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与人权:走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五日在德国鲁尔大学,波鸿的演讲

 

 

魏京生

 

(吴漠汀、廖天祺整理)

 

 

首先得感谢学校方面给我们大家见面的机会。同时感谢这麽多朋友到这

里来听这次讲演。我知道很多朋友是跑著很远的路来的,我非常感动。所

以虽然我相当疲劳,但是决定还是 要尽可能满足大家的愿望。

现在很多人都在谈论二十一世纪如何如何,展望二十一世纪这个话题好

象我在中国的时候在人民日报上也经常看到。但是在中国的报纸上虽然谈

论得很热闹,我却注意到一般老百姓不太关心什麽二十一世纪这样的问

题。因为我们中国人,特别是到了本世纪末,感到有点不太那麽痛快。我

们看著一个一个的国家都逐渐地走向了民主,但是我们中国人还要背著这

个专制主义的包袱,走向二十一世纪。实际上在国内的很多朋友他们不仅

是感到灰心,而且感到痛心。觉得为什麽我们中国人这麽大一个国家、人

民又勤劳又聪明又勇敢,可是就是不能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民主的制度呢?

大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经常听到或在报纸上可以看到,有很多的西方人

他们觉得中国人好象还没有学会民主,所以他们很有兴趣跑到中国去教中

国人怎麽样进行选举。我到了西方以后也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给大家解释,

包括给很多的西方朋友解释,实际上中国人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已经有一

百多年的历史了,而且至少从五十年前,中国就学会了怎样选举。但是问

题是共产党比老百姓学得快。他们掌权没有几年,就学会了用什麽样的方

法使这种选举变成无效的东西。用各种各样巧妙的方法使这种选举实际上

没有真正的效果。这些方法说起来也非常简单,就是把人们所赖以进行选

举或者建立民主制度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剥夺,使得这个选举不可能是真

正的选举。我对那些花了几千万美元到中国去搞选举活动的人反复解释,

中国人不是不会而是不能选举。因为第一,他们没有言论自由,也就是说

他们没有选择的自由,那麽这个选举还能是什麽样的选举呢。第二,他们

的人身权利得不到保障。即使人们真的选举出自己喜欢的人,那麽往往就

把这个人选到监狱里去了,这可不是说笑话这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情。在八

十年代初,胡耀邦搞民主选举的时候,有很多中国人真的相信共产党要给

大家民主了,所以我在《人民日报》上就看到有好几个地方人民群众就是

不选共产党的候选人,他们只选自己的候选人。於是共产党就采取了一个

非常简单的方法,你不选共产党的候选人,他们就宣布选举无效。接连三

次宣布选举无效之後,老百姓也就明白了这种选举是怎麽回事,只好接受

共产党提的候选人,这时候共产党立刻说选举有效。更严重的是,在选举

过去之後,共产党立刻就把老百姓自己推举的候选人抓起来了,然後宣布

他是犯了什麽什麽严重的刑事罪,完了说实际上这次破坏选举的行为就是

因为这个候选人是个刑事罪犯。象这样的事情反复出现之後,你想想中国

人怎麽会认真对待这种选举。所以我们总结一下中国人奋斗流血一百多年,

之所以没有能为自己建立起一个民主的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因为我们忽视

了人权这个很重要的因素。如果人权没有保障,那麽这个选举制度即使建

立起来,即使非常完善,他也仍然是一种假的选举制度。我们可以回过头

来看看我们中国人一百多年来的历史,我们好几次浴血奋战,流血牺牲争

取建立一个民主制度,但是在斗争最艰苦的时候,往往就会有一些领袖人

物出来告诫大家,说因为现在的斗争环境非常艰苦,非常危险,不能保障

所有人的人权,为了革命的需要,要剥夺一部份人的人权。但是等到真正

革命胜利,取得政权之後,人民突然发现自己慢慢地都没有人权了。当人

们感到建立起来的制度并不民主,要继续为民主去进行斗争的时候,再次

发现还得从头去进行斗争,争取所必须的人权。共产党的理论当然就更简

单了,他的理论就是为了保障一部份的人权,而剥夺另一部份人的人权。

几十年来共产党总是动员一部份人去斗另一部分人,动员另一部分人去整

另外一部分人,几十年下来大家回头看一看,我们中国人有多少人的家庭

里头没有人挨过整的呢。中国人在近代历史上在人权方面中国人在近代历

史上犯了严重的错误。我们总认为剥夺一部分人的人权就可以保障其他人

的人权,结果一直到现在我们的人权还没有保障,所以我们也就没有能力

去建立起一个民主的制度。从七九年的民主墙运动开始,中国人争取民主

的运动就紧紧地和保障人权的运动结合在一起了。因为我们用一百年以来

流的许多的鲜血和失败得到了一个很主要的教训,就是人权必须是每一个

人的人权,我们必须在任何时候都非常注意保障每一个人的权利,否则我

们自己的人权也会受到威胁。七九年的时候当然很少有中国人同意这些看

法,包括很少有中国人认为中国要走向现代化就必须有政治制度上的保障。

但是现在国内已经很少有人在争论,中国需不需要建立民主制度。因为几

乎所以的中国人,包括共产党的高级领导人,也都明白,经过这十几年邓

小平的改革以後,大家获得了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就是没有政治制度的保

障,就不能够建立起一个民主的,法制的社会制度,那麽经济建设也就不

可能继续发展下去,中国的许许多多的问题也就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当

然现在在西方的报刊上有很多相反的报道,某一些中国人在那儿说,我们

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我们不希望有民主的制度。但是我得告诉大家这种

说法完全是一种假话,我在监狱里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警察说过中国不需

要一个民主的制度。大陆的中国人现在争论的主要问题是我们应该通过什

麽样的手段才能建立起一个民主的制度,还有就是我们需要一个什麽样的

民主制度。关於这个问题大家往往辩论得非常激烈,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

问,我们到底需不需要民主的制度。我想多给大家留一点提问题的时间,

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魏京生答观众问题

 

民主和人权

 

民主是什麽,西方会有很多讲解民主的书,有的书非常的厚。人家写很

厚的一本书都不是说得很清楚的问题,我可真没有这麽大的本事,用一句

话就给民主下定义。我简单地形容一下什麽是民主,我觉得民主当然首先

他是一种制度。是一种什麽的制度呢,就是我们大家有充分的权利了解全

部的情况,然后选择一个所信任的人来领导且管理我们的事物,这样的

制度就应该叫作民主的制度。人权当然包括的问题非常多,有很多的方面。

我们只能说联合国的人权公约包括人权方面的最基本的一些内容,至少它

是现在全人类都认同的,没有什麽太大争议的。当然不是说有了这些就够

了,实际上人权包括的范围非常广泛。

 

少数民族的权利

 

其实不光蒙古人民没有权利,蒙古人受到压迫和剥削,你们在内蒙古也可

以看见汉族人和你们一样,大家都在受共产党的压迫。我觉得我们首先应

该在中国建立起一个尊重别人权利的制度,然後我们才能够谈尊重蒙古人

民,尊重西藏人民,尊重新疆人民的各种各样的权利,包括尊重汉族人民

的权利。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这种制度,我们跟共产党说了多少年了,说你

们应该尊重少数民族的权利和尊重普通汉族人的权利,但是他们不听不作。

所以现在我们要改变这种情况,这就是我们进行民主运动,要争取建立民

主制度的重要的原因。我们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各个民族人民应该

团结起来,一起努力去中国争取这种民主的政治制度。

 

和平争抗,内外加压

 

在一百多年以前就有很多人告诫中国人说,你们不要去搞什麽民主的制

度,有祖宗传下来的制度就很好了,你们这麽搞会搞得天下大乱的。但是

实际上咱们中国的老百姓并不是奴隶,不是那种驯服的工具,也不是象某

些西方人想象的那样是和白种人不一样的人。我们和其他各个人种,各个

民族的人民一样,也是不能忍受压迫的人,也是需要过更好生活的人,为

了争取更好的生活,至少给我们的儿女们争取更好的条件,我们愿意流血,

愿意牺牲,愿意去争取民主。从我们中国历史上看,在古代帝制经常发生

天下大乱。就是这种压迫,这种专制,这种腐败发展到过度的时候,必然

就是要天下大乱,不管你争取不争取民主,所以我们为什麽不去争取民主

呢。有了民主的制度,我们才能够保证这社会不乱,在比较良好的社会秩

序下,我们的子子孙孙才能过比较幸福的生活。通过什麽方式推动民主问

题,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很大的问题。从三十年以前,就有很多的中国人

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应该通过什麽方式来在中国建立起民主的制度。由

於受共产党的那种暴力革命教育,所以自然而然有人说,要搞一次新的革

命,我们要杀成一个血流成河,然再建立一个民主制度。这样的思想倾

向在中国可能是非常多的。但是我个人认为,至少从七九年以前我就认为

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决定了我们中国人应该选择一条和平的争取民主的道

路。第一个原因就是说,如果又搞一次革命,杀它个血流成河,全国上下

杀成一片的话,等杀完了以後,整个中国就被破坏得一塌糊涂了。如果我

们再从头开始建设,那麽困难是非常大的。为了避免这种损失,我们应该

走和平的,非暴力的这条道路来争取民主。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一百

多年来的经验,至少部分的向我们说明了,通过暴力的革命杀它个血流成

河之后最终可能又推上来一个暴君。如果我们杀它个一塌糊涂最得到的

只是一个暴君的话,那麽我们干吗要搞这种革命呢。与其选择那种不可靠

的前途,我觉得我们应该不要怕麻烦,不要抄近路,不要走捷径,踏踏实

实地用平常的斗争,用和平非暴力的手段来争取,逐渐地建立起一种民主

的制度,这样至少它是可靠的。要用这种和平的方式争取民主,其中一个

基础性的条件就是我们必须用压力,只有在压力的迫使下共产党才愿意一

点一点放弃它的权力,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个过程。国内的老百姓他们顶著

共产党的压力,甚至顶著进监狱被杀头的危险,他们在努力地奋斗,不断

地给共产党制造各种各样的压力,现在已经使得共产党的控制力逐渐下降,

已经没有办法对付老百姓了,但是这还不够,我们还需要国际社会的压力,

至少国际社会同时增加的压力能够促使我们中国人更快地得到民主。每当

想到这儿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为什麽曼德拉,昂山素姬这些人都回要求西

方国家制裁自己国家专制的独裁政权。而且在他们的国家里人民群众都支

持要求这种制裁。因为他们明白为了长远的利益,为了以后不再受压迫受

剥削,有的时候必须付出代价。我们中国人不是一个懦弱的民族,我们在

争取美好的东西的时候也愿意付出代价。我们中国人之所以现在受苦,之

所以受穷,每个月只能挣到四五十马克的工资,为什麽会这样呢,我们中

国人比别人笨吗,我们中国人比别人懒吗,不是的。我们和别人一样的勤

劳,一样的聪明。为什麽,就因为我们没有一个良好的社会制度来保障我

们挣到更多的收入,所以就是为了不受苦,为了少受苦,所以我们现在有

的时候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暂时勒一勒裤腰带那也是值得的。而且就

是对外贸易,现在这种对外贸易实际上老百姓也没有从中得到什麽好处。

在中国制造一件衬衫的成本,或者说收购的价格也就只有几美元,但是他

们拿到美国去卖几十美元,这中间的差价谁得到了,老百姓什么没有得到,

而是那些官倒,共产党的政府他们得到了所以这些差价。他们用挣到的这

些钱养活了很多的警察,很多的官吏来管制来压迫老百姓,而且把他们装

备现代化了。他们没有用这些钱来发展经济,所以现在闹得有几千万的老

百姓没饭吃。正是为了更多的老百姓有饭吃,正是为了老百姓从这种贸易

中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利益,所以我们应该努力地建立一种民主的政治,

改变共产党现在这种一党专政的腐败的政治和经济制度.

 

以民主与均富取代贫穷与懦弱

 

甘地是个佛教徒,他的言种和平主义的思想是从佛教的思想发展出来的。

我不信任何宗教,当然我的想法也和甘地想法不完全一样。不光是中国人

想钱,每个国家的人都想钱。我们现在进行的斗争并不是为了一个很空洞

的民主口号,为了在一个良好的制度下,使我们的中国人生活得更好,能

够不受压迫,能够挣到更多的钱,这是我们的整体目的。我觉得中国人在

争取民主的过程中很有自信心,也很勇敢。你看看八九年前后的很多中国

人,包括现在的很多的新闻记者,他们那麽大胆地冒著生命危险去揭露共

产党的各种丑恶的行为,那实际上都是很有自信心,很勇敢的作法。当然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很多的中国人有懦弱的性格和想法,比较胆小,比较

患得患失等等。实际上在一个受压迫的民族来说,这样的情况也是很正常

的。他长年地受压迫,当然容易养成这种被压迫者的畏缩心态。大家在西

方生活,看到西方人好象自信心非常足,那正是因为他们有一个良好的制

度。在这种保障人权的制度下,当然容易养成独立自信心的性格。我相信

如果中国人有了良好的制度,我们的表现比德国人,比美国人的表现一点

都不会差,我觉得还会更好。我的思想不超前,在二十多年前和我同时代,

就有很多人和我的想法相同,而且在咱们出生之前就有很多的中国人他们

说过和我差不多的这个想法。我知道有很多中国人希望让我去当总统,甚

至我在监狱里的时候,聊天的时候,年轻的小警察跟我说,啊呀老魏,如

果你去当总书记多好啊。但是大家问我的愿望,根据我现在这种身体状况,

我真的希望大家能少给我一点责任,让我能休息休息。经过多年的牢狱折

磨之後,象曼德拉,哈威尔这些朋友,虽然我不认识他们,但是我可以想

象到他们也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需要去休息休息。但是人民把这个责任

加在你身上,那麽你就得干。现在就如此,医生让我必须至少住院半年以

上,但是我说不行,我真的没有时间去住院,我必须得干活,我的老百姓

等著我干活呢。

 

香港目前民主状况前景堪忧

 

香港的民主制度呢,实际上过去英国人给香港留下一个不很完整健全的

民主制度,但是就是这一点点的民主制度,共产党也是不能容忍的。不仅

我们注意到香港的民主制度会对大陆人民的心理上产生影响,共产党早就

注意到这个问题了。所以他们一开始就决心要掐掉香港的民主制度。最近

传来的消息都说明香港的民主已经愈来愈少了,大家已经逐渐认识到,如

果整个中国没有民主改革的话,那麽香港现有的这一点点的民主制度也可

能保存下去,所以现在很多香港朋友都在和大陆朋友增加一点联系。大家

共同来从事整个中国的民主运动。

 

谁能代表中国人

 

至於说到谁能代表中国人的问题,在一个没有合理合法的选举制度的国

家里头,没有人能够正式地代表什麽什麽人。但是不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就

没有人能代表老百姓说话了呢,我想不应该是这样的。只要你关心老百姓,

和他们想到一起,想的是一样的问题,你和老百姓站在一起,那麽你说的

话就应该说是可以代表老百姓的。那些压迫老百姓,剥削老百姓,甚至不

让老百姓说话的人,他们要是自称代表十亿中国人,那才是真正的忘自尊

大。

 

朱熔基也需要压力

 

我不想过多地谈论朱熔基的情况,我只想简单地说一下。如果朱熔基真

的是一个希望改革的政治家,他现在在中国领导层内又处於少数的话,那

麽他需要我们给他制造更多的压力,这样他才能去说服那些党内的同事。

如果我们现在都去支持他说你好,你好,什麽事都你办得了,那麽我想任

何一个人都没那麽大的本事解决一个国家的整个的问题,特别是目前中国

这麽困难的问题。

 

六四的评价和传承

 

至於说对六四,或对文革作评价的问题,实际上,政府作不作这种评价

并不重要。重要是人民群众老百姓对它有一个肯定的评价。。这评价实际

上老百姓已经作出了,在六四当天已经作出了。剩下的事情就留给大

学里的教授去写历史了。当然这种历史有各种各样的写法,可能有很多问

题要争论。当然要把一个历史问题搞清楚,总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我想

六四对中国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这些历史,这些书。也许我们要让子

孙们都记住这个历史需要有书,但是对於现在的中国人来说它至少证明了

的中国人需要一个良好的民主制度,人民不习惯於受压迫,这是最重要

的一件事。在任何一个民族里头,任何的时代里头愿意为整个民族国家的

利益作出牺牲的人毕竟只是少数,不可能是绝大多数。但是至少我们在

六四的时候看到,中国人民愿意作出牺牲的非常的多,确实是一个非常

勇敢的民族,不是一个甘於作奴隶的民族。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继

续把六四时候的那些英勇的和牺牲了的人们,所没有做完的事继续做

下去。

 

国内学生关心政治

我得承认我实际上不太了解学生的情况,因为我一直在监狱里边,很少

接触学生。但是九三年我在假释的那段时间里,在北京接触过很多在校的

学生。我问这些学生,外界都说你们现在不关心政治,也不关心国家前途,

你们是整天就想著怎麽样考托福,有没有这种情况?我问到过好几个学生,

包括问到学校管政治的干部,他是我的老同学。他们都跟我说,实际上不

是这样的情况。年轻人关心政治,也关心自己的国家。很多的学生由於共

产党在八九年之后对学校的控制非常严,所以不能公开地活动和搞当年的

那些民主沙龙。但是他们私下,在宿舍里边,或者有的时候甚至在教室里,

大家悄悄地开讨论会,在一起争论各种各样问题。所以现在的学生和过去

的学生一样,仍然是很有希望的,每一代的学生都是很好的学生。

 

海外留学生的角色

 

具体说在国外的朋友能做的事情也很多,大家应该向自己所在国家的朋

友,外国人,向他们解释中国真正的情况,向他们说明中国人的愿望,要

求他们给中国人民更多的帮助,我想这就是在国外的朋友能够做的一些实

际的工作。我们不应该再把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寄托在某几个人身上。应

该看一看中国人自己的责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每个人都有责任。如果

我们做不了大事情,可以做小事情。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而且不要因为

一眼看不到结果,就不敢去做或者不愿意去做。只要一步一步地不断地努

力,那麽我想,中国的民主就会很快地到来了。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民主化是渐进的

 

从历史上可以看到在一个国家里形成一种民主制度,特别是在比较大的

国家里,是有很多种因素在起作用。所以不是我们只做某一件事情就可以

使中国达到民主。在经济方面摆脱了共产党的控制更加有利於建立民主制

度,但从另个角度看不是说有了条件,有了基础,民主的制度就可以建立

起来的,就象盖房子一样,不是说打好了基础这房子就已经有了,我们还

得在这个基础上去盖,我们才能够得到一座好房子。也就是说我们首先还

去争取民主的先决条件,而推敲他的可行蓝图民主制度才有可能逐步出

现。我们不能空手等来一个民主制度。

总的来说中国国内的形势发展非常快,我们现在估计什麽时间会出现什

麽事,这种估计往往我觉得没有什麽用,我只能说说我的感觉,我感觉中

国可能在很快的时间内就会有一个重大的变化,当然这个变化从那个方向

发生现在还不能肯定,即使我们已经看到了,我们也不能提醒共产党去注

意(笑)。

 

西方媒介的错误报导

 

在国内的很多朋友和在香港台湾这些靠近大陆的地方的很多朋友,他们

都觉得中国国内的形势发展非常快。在国外,甚至在香港的人的观察,都

已经跟不上形势的发展了。可是为什麽在西方的传播界大家得到的印象好

象一片静悄悄似的,这种差距从哪儿来的呢。我想这是西方传媒犯了错误。

他们用一种习惯性的思维方式来看中国。八九年的民主运动,主是知识分

子站在前面,所以他们以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就永远应该是知识分子打前锋。

他们到北京去找到几个有名的知识分子,问他如何想的,然後就做出一个

结论好象中国人现在不想搞民主运动了。这是一种错误的作法。中国有句

老话,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这句话其实无意间真的说出了一个真理,就是

说要改变一个社会制度,光靠少数几个精英在那儿喊一喊话,是不可能成

事的,只有在工人农民和普通的市民他们都来强烈地要求改变这个社会制

度的时候,这样的民主运动才是真正有力量的,能够成功的。

 

 

民主化及经济发展的正负影响

 

实际上西方的一些学者或者一小部分政客,在各种公开场合宣传经济进

步必然会导致民主这样一种理论,是有另外的用意。他们的意思是说,我

们只要帮助中国去发展经济,实际上还不是帮助中国发展经济,而是只要

让我们到中国去挣钱,那麽中国就自然会有民主了,为了保障到中国挣钱

的机会,我们不要去帮助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这是制造一种谬论。一定要

把这两种东西分得很清楚,我们不要把那些为了到中国去作生意就来影响

西方政府,让西方政府向共产党妥协的我们,不要把他们当作好人,这些

人可真的没有好心。实际上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就有美国的好几家大企业,

他们悄悄地把我请去吃了一顿晚饭跟我大谈这个道理说:我们到中国作生

意,会给你们带来民主,我们真的是没有恶意,是为了中国的民主去作生

意的。当时我就笑了笑跟他说,我说我相信你是个正常的商人,你到中国

去主要是为了挣钱,你不会关心中国的民主的。我跟他说,你去挣钱就是

挣钱,不必要撒谎,我并不反对外国的商人到中国去做生意,因为中国的

经济发展了,至少对中国的老百姓也是有一点点好处的。我告诉他说但是

我反对你们为了得到去中国赚钱的机会,就来欺骗美国的老百姓,欺骗美

国的公众舆论,制造一些假的说法,你们在帮助共产党来压制中国的老百

姓,我反对的是你们的这种做法。我们中国恰好有一句古话非常准确地描

述了这种人的面貌,这句话叫作:为富不仁。他为了致富,一点人道都没

有了。

 

健康现状

 

实际上我现在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在监狱里面得了很多的病。这在美

国的医院检查出来好几种病,其中包括心脏病,肝病,好几种病。但是中

国医生用中医的方法检查发现的病更吓人。他发现我身体的器官,主要的

内脏器官几乎没有一样没有病。由於连日的疲劳,所以我在法国的时候,

请一个中医的按摩大夫给我按摩,他也是一个祖传的中医,按摩的时候,

他一按他就说,我不明白美国的医院怎麽会让你出院,我说怎麽了,他说

你连背上都在浮肿,所以实际上我的身体状况还不是很好。

不过从我个人的感觉来讲,我觉得比在监狱的状况好得多了,至少能够

撑得住。特别是看到这麽多朋友的时候,更高兴了,所以一下就全忘了。

至於我的生活,不管是在欧洲,还是美国,每天老是这麽忙,或者可以说

没有什麽其它的生活。在纽约的好几个朋友都说:老魏,你现在是公共财

产了,你没有自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