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中共权力斗争激化

 

  最近,一本题为《天安门文件》的书,在海外引起了极大的注意。这

也正表明:六四事件,是当代中国最重要的政治事件。这个事件不重

新评价,中国就不可能在政治上有真正的进步。而这本书的出版,对于

六四事件的重新评价,有重要的意义。

 

  据我所知,筹划该书的出版,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很多学问家在

讨论这些文件的真伪,而作为一个反对派人士,我更关注这本书透露出来

的政治含义。

 

  从书的内容来看,很符合当时的情况。而书在此刻出版,并且采取了

先英文后中文的出版顺序,显然是有意图的。这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

激化的一个重要的标记。

 

  中共进入后邓时代后,江泽民集团面临执政合法性的危机。他们

一方面要争夺邓的遗产,以邓的继承人自居;另一方面要摆脱六四屠

杀的关系。党内反对江泽民的力量,正在聚集,试图在中共十六大前占据

上风。

 

  文件的发表,对江泽民最不利。虽然文件中表露了李鹏在屠杀事件中

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这不过是再次证明了人们原来的想法:李鹏本来就是

屠杀的元凶之一。但是,很多人不知道江泽民在六四前已经被确认为

总书记,进入北京,参加了屠杀事件的指挥。江泽民的责任已大白于天下

 

  并且,江泽民显然也不是邓选中的继承人,而是由保守派的陈云、李

先念推荐上任的。而当时邓更中意李瑞环。从文件中人们看不到李瑞环与

六四事件的关联。

 

  从书中我们更可以看到,中共决策的两大特点。一是非程序性和非民

主性。赵紫阳的下台和江泽民的升迁,均是由中共一些老人私下开会定下

的。这种会议,没有发言、表决的规则,完全是任意妄为。二是非理性。

在六四事件之前,李鹏就想推翻赵紫阳取而代之。所以,他千方百计

地要使他的强硬镇压路线压倒赵的温和路线。如果赵能以温和的方式解决

问题,则李鹏就失去了机会。所以,他要推动戒严和血腥镇压。只有开枪

杀人,李鹏才可以打倒赵。这是权力之争决定了政策的制订。所以,分析

中共的动向,不能仅仅从理性出发,而要密切关注中共决策中的非理性因

素。

 

  我们一直表示:愿意与中共内部的民主力量合作。而政治上的合作,

往往不需要公开的协议,更需要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