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inChina」旋风吹遍全球 中国腾飞令日本不安

 

  「MadeinChina」旋风吹遍全球,中国成为世界最大工厂,饱受

成本困扰的发 达国纷纷把生产线移往中国。在日本,制造商去中国

,被认为是失业上升的诱因, 引发了中国经济威胁论,韩、台

情况也类似。

 

  中国来了﹗是威胁还是机遇﹖记者在东亚采访后,发觉亚

洲各地观点各 异,「与龙共舞」却是共识,毕竟那是「工资是发达

国家百分之五、人口十三亿 」的国家。

 

  中国威胁论再次在日本流传。然而这不是九六年解放军台

海演习后浮现 的中国军事威胁论,而是半年前突然冒起的中国经济

威胁论。正值威胁论方 兴未艾之际,中日因大蒜入口问题爆发

贸易战﹔加上日本企业陆续把生产基地西 移中国,令就业欠佳的日

本出现恐慌(《日经周刊》语)。日本官方及民间 的调查则显

示,日本人对中国的好感正迅速下降。

 

  中国的的确确成为日本政经界的热门话题,不过,这个话题实

在来得太令人 摸不着头脑中国不久前还被认为是信息科技落后

国,如今却摇身一变出现 IT蛙跳跃进﹔曾被认为难于喂饱十三

亿人的中国,今天却被看作足以影响日本 农业市场的新兴力量

 

  中国近年的经济发展,真的能够在今天就能影响到三十四年前

已成为世界第 二大经济体系的日本么﹖

 

  最苦十年露宿者增

 

  日本经济不景并非新事,当香港人九十年代初疯狂炒楼、邓小

平还未南巡的 时候,日本就步入六十年代经济起飞以来最艰苦的十

年。踏入二○○二年仅半个 月,记者从东京最热闹的新宿车站向南

走,希望能观察十多年前在日本生活时看 到的繁荣,在泡沫经济爆

破后的样子。结果,以前集中城北上野公园的露宿者, 如今晚上九

时许就三三两两躺在新宿安田生命、住友大楼的大门外。一月十五日

, 日本所有大报的头条,是超级市场巨人大荣损失二千亿日圆,一

百五十家店要裁 去一半﹔给白领看的《总裁》杂志一月号特辑是

今日不安,明日之梦,全课题 五十五个解决办法﹔电视上,企业

总裁面有愧色的全体九十度鞠躬,久久不抬 头

 

  近半年来,日本出现一种说法,指日本企业为了减低成本,把

生产基地移到 中国,原因是中国工人工资仅是日本的二十分一,有

说是四十分一。去年八月十 三日,在财经界极具权威的《日本经济

新闻》发表有关制造业外流的大规模调查 报告,接受调查的一千一

百四十三家制造商,全属东京股票市场挂牌企业。在回 复调查的约

五成企业中,其中四成九计划在未来三年增加产品在海外生产的比重

, 二成一说计划减少在日本的生产。

 

  中国工资仅日本5

 

  调查的结果看起来触目惊心,计划把生产线外迁的大公司,长

长的名单就像 一份日本名牌电话簿﹕日本电气(NEC)要增加在海外生

产计算机及通讯设备﹔佳能 (Canon)也要提增海外生产的数码摄影机

。其它有出走可能的制造业,从急冻食品 到纺织品到汽车内部零件

都有。

 

  不过,仔细看这份报告,尽管受访制造商有七成说要把生产线

移到中国,但 如把中国剔除,有五成七说要去其它亚洲国家,影音

器材公司爱华(Aiwa)稍后会 关闭包括岩手县在内的四个生产基地而

转去马来西亚﹔日产(Nissan)本田(Honda )汽车生产商把生产线移到

英国。《日本经济新闻》分析调查结果说,专家担心「 这股浪潮会

引发失业及在本地投资的问题」。

 

  最多企业转往东盟

 

  表面上,一切都因中国的低廉劳动力而起,然而日本制造业为

减低成本出走 绝非始于今日。一九八五年,七大工业国在纽约达成

著名的《广场协议》,力促 日圆升值,这令吃尽竞争力不足苦头的

日本企业大军征战海外,当时的做法,是 把部件送到外国组装制成

产品﹔现在则是把从原材料到生产线都搬到国外。

 

  中国虽然是日本制造商最想去的国家,然而,到今天中国还不

是日本制造商 在海外的第一号大本营。自由派大报《朝日新闻》去

年底的调查显示,中国是日 商第二最多转移的国家,占海外日本制

造商总数的百分之十九点八,超越北美洲 (百分之十七点八)及欧洲(

百分之十)。一向被认为是中国主要竞争对手、工资同 样便宜的东盟

四国排第一,占百分之二十五点九。

 

  高度化应付空洞化

 

  尽管如此,人口达十三亿的中国,依然是失业率达百分之五点

六的日本焦点, 一份财经杂志的封面生动地说明这现象一个日

本能剧演员对着镜子问谁是 未来经济第一号大国﹖这块魔镜

反映出来的是一个中国京剧演员的脸谱。

 

  八十年代在《莎唷那拉,亚细亚》一书中力劝日本不要留恋亚

洲的记者长谷 川庆太郎在新书里认为,日本制造业转到中国是必然

而且不能避免,因为「谁都 不能无视工资只有日本二十分一、而且

是全面自由的市场」。今年一月十四日, 《日经周刊》第一版题为

「工业出走中国加深本地的恐慌」文中,提到中国日渐 成为一个「

低工资、高技术」的重要生产基地,而日本制造商加速向中国出走,

「最差的情景可能会是﹕日圆、债券及股市大跌﹔入口燃料价格攀

升、失业率高 企」。

 

  对于怎样应付日本制造业大量出走下的空洞化,采访中接触的

所有官方与民 间人士想出了同样的应对之道高度化日本应

该搞好高增值产业才能找到 新出路。空洞化及高度化这两

个词在日语里的发音几乎一样,巧合地反 映了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消解不安还看中国

 

  记者从采访中察觉,日本面对所谓的中国经济威胁论,政府官

员并没有高姿 态附和﹔民间的《朝日新闻》上月底连续发表三篇《

中国及日本》专论,点出中 国新威胁论的背景因素「日本的生

产、技术、管理都滞后,反映从亚洲前列 下落后的不安﹔应该利用

中国强大的市场,筑起互补关系。自身改革,是消解不 安的第一步

。」

 

  京都大学教授、经济产业研究所长青木昌彦接受传媒访问时饶

有深意指出, 战后日本一面倒倾向美国,面对中国经济成长,「日

本应该以复眼来思考经济外 交等问题」。言下之意,是日本不能再

以旧式思考来看待今天的日中关系。(明 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