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外民运联席会议悉尼分部】
反独裁,促民主
              ──记魏京生先生马年开春澳洲之行
 
 
2002216日至24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生
应邀自美国华盛顿飞抵澳大利亚进行工作访问。在澳期间,魏京生先
生主导团结了澳洲各界民主力量,与中共在澳的统战组织澳洲中
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召开的2002年全球反独促统大会进行了针
锋相对的斗争,并取得了重大的胜利。魏京生先生此次访澳还拜会了
澳洲国会政要领袖及政府部长,就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
作为此次访澳的重要成果之一,魏京生先生还与澳洲各地的民运中坚
份子进行了深层次的沟通交流,促进了相互理解,健全了组织,扫除
了过去不良势力制造的障碍。
 
12月来,由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主办2002年全球反独促统
大会的消息铺天盖地陆续见诸澳洲华文媒体。此次在澳洲悉尼召开
的大会,号称动用100万美元的预算(其中30万付给美国前总统克林
顿),是历次反独促统大会中规模最大、规格最高、会期最长的
一次。促统会声称将有来自世界70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1千多人
与会,并邀请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澳大利亚前总理弗雷泽和霍克出席
大会并发表演说。由于澳洲促统会的一班人平时并无参与当地的
公共事务服务侨界,并将和平统一改定为反独促统,充斥着
霸道与挑衅的姿态,污染了本地侨界清朗的政治气氛,为中共统战张
目,引起了澳洲各界华人的愤怒。为此,澳洲20多个华人社团组织联
合发起反独裁,促民主誓师大会,会期定在和统会闭幕的同
一天,这天预期克林顿将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海外民运联席会议澳洲分部的骨干仔细研究了整个形势,与各界民主
力量进行了广泛的沟通协作。在向联席会议总部汇报情况之后,力主
邀请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生飞赴澳洲,联合澳洲各界的民主力量,
在马年开春之际与中共在海外统战势力打了一场前哨战。
 
216日,魏京生先生飞抵澳洲墨尔本,会见了民运骨干份子及反
独裁,促民主誓师大会墨尔本地区召集人林万德先生。稍作休整
后,立即提笔起草了几个重要文件,为此次行动制订了基调(此后所
有的宣传,抗议活动都按此基调进行),并制订了作战方略。
 
218日,魏京生先生飞堪培拉,拜会了华人参议员陈之彬先生,就
中国民主化的问题进行了诚挚,深入地探讨。随后,魏先生还会见了
公民及多元文化部长盖瑞先生(Garry Hardgrave),工党影子外长
凯文先生(Kevin Rudd)及其他一些议员,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及有关
事务进行了会谈。
 
19日下午,魏京生先生飞赴悉尼。晚间,魏先生忙里偷闲,与悉尼民
运中坚份子举行了气氛融洽的餐会,增进了相互间的理解。
 
20日上午10时半,魏京生先生在悉尼万德伍斯大酒店举行了记者招待
会。参加记者招待会的有当地的4大华文报纸、澳洲国家电视台、电
台、《澳洲人报》、CNN通讯社、台湾《中国时报》、法轮功《大
纪元报》等10几家新闻媒体。联席会议悉尼地区负责人王嚣箴先生主
持了会议。在该新闻发布会上,魏先生公布了给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
公开信,指出克林顿应邀出席和统会犯了两个错误,力劝克林顿
先生及时改变计划。魏京生先生在该记者招待会上指出:和统会
的基本论调,就是配合中国政府近年来一直在煽动的民族主义的狂热
情绪。这股民族主义狂热的目标,是针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
家。它的目的,是转移人们的视线,以掩盖中国严重的政治、经济危
机及恶劣的人权状况。魏先生呼吁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切勿被狂热的
民族主义思潮冲昏头脑。对台海两岸的关系,魏先生认为保持现状是
明智之举。当前中国的首要问题是人民的经济福利和政治民主化;中
国政治民主化及经济发展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必要条件。魏京生并回答
了记者们提出的大量问题,历时1小时20分钟。会后,仍有一些记者
进行深入采访,并在随后的几天里进行了追踪采访。
 
记者招待会后,魏京生委托的特别代表将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公开
信递送至美国驻悉尼总领事馆,请他们转递给克林顿先生;又将该信
通过联席会议总部发至美国新闻媒体,以确保克林顿在赴澳前得此信
息,给其压力。果然,克林顿在启程赴澳前发表了很低调的谈话,声
称此行不会做有损美国利益的事及发表过分的谈话(大意)。
 
魏京生来悉尼参加反独裁,促民主大会的消息轰动了当地新闻媒
介,在余后的3天世间里,除出席行程中预定的重大活动外,几乎所
有空余时间都用来接受新闻记者的采访。真可谓马不停蹄、车轮大
战。其中较重要的采访有:澳洲广播电视电台(ABC)驻中国资深
记者Jane Hutcheon,澳洲最权威性的主流报社《澳洲人报》对中国
问题有深入了解的资深记者凯新颖(Catherine),中国问题专家、
政府顾问、澳洲人报及财经报专栏作家Paul Monk等。魏京生先生又
一次不失时机地将中国民主派的观点传播于全世界。
 
22日上午,魏京生先生出席在悉尼科技大学举行的两岸和平论坛
并发表演讲。这是联席会议悉尼分部与当地开明人士合作设立的一个
民间的、中性的、长期的论坛,是在不同层面上抵制和统会策略
的一部分。在论坛上,魏京生先生在与其他发言者和听众的问答、交
流中进一步深化了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对台海问题的基本观点。其
他出席者有澳洲知名学者、作家、社团领袖等。
 
23日,2002年全球反独促统大会以克林顿出席并发表演讲进入高
潮。另一边,抵制和统会的行动亦在当日10时整在会场外展开,
反独裁,促民主的会标横贯全场,口号、歌声此起彼伏。从全澳
各地包括昆士兰、墨尔本、堪培拉、阿德莱德赶来的民主人士及台侨
团体与悉尼本地人士会合,共300余人出席集会。当天上午,魏京生
先生在接受一家报社的采访后,于11时到达抗议现场,引起一阵热烈
的欢呼,将现场的气氛推向高潮。魏京生在发表简短演说后,带领大
家高呼口号:中国的前途是大家的前途,台湾的命运是大家的命
运。
 
根据实际掌握的情况和当地新闻媒体的报道,由于魏京生先生亲赴悉
尼参加抵制和统会行动,中共对澳洲各界施加压力,从拖延和改
变魏先生赴澳签证,到阻挠魏京生先生的消息见报,到妄图取消座谈
会场的租借均未能得逞,甚至有些亲共的报纸为了新闻效应也不得不
刊登大幅的魏京生新闻。魏京生新闻发布会对舆论、媒体产生了很大
影响,和统会公然霸道地为中共统战张目,受到所有有良知的正
直的人们的抵制。
 
这次试图造成轰动效应的反独促统会未达到预期效果。在开幕式
时,原应邀出席会议的澳洲各在位的政要均告缺席;原预定到会的
600名两岸代表实际到会不足200人;会场冷冷清清。为凑足人数填满
克林顿演讲时的现场,会议当局不得不放弃800美元的入场费,临时
打电话找人充数(其中包括前民运人士秦晋先生);克林顿本人受到
压力亦取明智做法。
 
据《澳洲日报》报道:克林顿演讲谈美国的未来,谈全球环保,论
两岸轻描淡写,令与会者有点失望。一关心中国民主的记者朋友在
听完克林顿演讲后,立即出来向联席会议的朋友传达了内容。抗议队
伍兴奋高呼,掀起了第二次高潮。
 
这时,会场内的记者得知魏京生先生在抗议现场,不顾会场内还有政
要发言,纷纷涌出采访,引发了值得一提的一段插曲。由于和统
会对会议未能取得预期成果大失所望进而恼羞成怒,在抗议活动将
近结束时,有3人突然从会场内冲出,手持消灭台湾,统一中国
的横幅向抗议者示威,激怒了抗议的人群。其中一持横幅者还向抗议
者大打出手,被警察扭住制止,引起抗议现场一度混乱,出现了现场
的第三次高潮。恰在现场的记者们一起将拥护中共的统派人物的
丑恶行为摄入镜头。当地晚间新闻及稍后的新闻报道一片有关消灭
台湾的议论声。这是为中共所谓的和平统一捧了一个最蠢的臭
角,做了一个最好的注解。
 
至此,魏京生先生赴澳之行取得了实质性的重大成果。我们总结了此
次活动的经验,提出以下几条请大家关注及讨论:
 
(一)魏京生先生主导澳洲的民主力量与当地台湾民进党人、台湾同
   乡会、台商会等台湾同胞密切合作,以反独裁,促民主作
   为贯穿整体的主题,表现了高度的政治智慧和坚定的政治立
   场,受到了澳洲侨界的高度评价,为中国民运与台湾民进党及
   台湾同胞合作反中共独裁专制找准了基调,提供了经验。
 
(二)台湾人民要求独立自主地享受民主自由的权利、不受中共武力
   侵犯的要求是与世界民主大潮流一致的。所谓的台独并不
   应成为中国民运谈虎色变的禁区。而所谓的五千年大一统
   传统观念及极端民族主义则是与世界民主潮流背道而驰,值得
   我们关注。
 
(三)和统会经此一役由盛而衰,已走向尾声,连当地中立的媒
   体亦认为将来不应再有大规模的劳民伤财的世界性会议。我们
   打掉了中共在海外的一只统战棋子,值得认真总结经验。
 
在澳洲的联席会议成员王嚣箴、张晓刚、李清、梁友灿、高健为此次
活动做了大量台前幕后的工作,做出了贡献。(2002.3.5
 
──────────────────────────────
 
【洪哲胜】我对反独促统的总意见
 
 
反独促统是一个错误的做法。因为,它首先得罪台湾人民,并且给中
国的专政者提供延命丹,从而让统一继续成为台湾人民的梦魇,加强
台湾人民反对整合、统一的决心。
 
本文从法律权利、历史现实、以及人民意愿等三个角度
来分析整合、统一问题的症结,进而解释,今日实际上并不存在着什
么台独问题,最后探讨整合、统一的可能性与它的充分且必要的
条件,并指出:所谓反独促统,只是一个错误的做法。
 
一、法律权利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
际公约》第一条所有的人民都有自决权的规定,台湾人民对是
否统一、几时统一、如何统一拥有不与外人分享的自决权。
 
二、历史现实
 
PRC建国于1949年。它没有灭亡ROC,而只是在它从ROC手中夺取的中
国地区上面自行建国。因此,PRC尽管可以代表中国人民,却无权代
表还在健在着的ROC统治下的台湾人民。也就是说:PRC对台湾没有主
权。
 
三、人民意愿
 
台湾人民在自己的家园历受372年(16241996)的外来统治,包括
荷兰人(16241662)、西班牙人(16261644)、郑氏王朝(1662
1683)、满清帝国(16831895)、日本帝国(18951945)、以
及蒋介石家族政权的中华民国(19451996)。台湾人民既然通过
372年的抗外斗争才取得今日在自己的土地上当家作主的机会,他们
不可以会爱上比蒋介石反动13亿倍(哈!)的中共魔掌中的PRC
 
四、台独问题
 
ROC一分为二的是中共1949年的独立建国。分裂之前与之后的ROC
一直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台湾没有必要再追求独立。也就是
说,今日并不存在着什么台独问题。
 
由于台湾人民终结最后一个外来政权,采取的是不流血的光荣革命的
形式,采取的是全民使用选票的公开、合法、非暴力的行为,因此,
他们没有另外建立一个国家(他们原先预期的台湾共和国)、而
是把ROC原样加以接收,包括它的过时、不当的宪法,与容易造成混
淆的国号(中华民国这四个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当中,全部
可以找到!)。
 
正因此,修订原来的宪法或制订一个新宪,让宪法得以符合现实、体
现台湾人民的利益,就成为一个台湾全民必需推动的、具有重要意义
的法律工程。而在尊重当前国号、思考应否变更国号、防阻国际混淆
而伤害自国主权的事情,也成为一个台湾社会应该集思广益、酝成共
识而采取适当行动的重大课题。
 
不管是修宪、制宪、还是变更国号,都是一国主权者──人民──份
内的正当权利,而且并非另行独立建国之举。这也是台湾人民应有的
不与外人分享的权利。
 
五、统一问题
 
既然没有台独问题,那么统一问题又如何呢?
 
我们知道,今日的多数中国人民乐于见到台湾与中国的统一。就是台
湾人民当中,也有极少数人民正在追求尽快统一,有相当数量的
人民倾向于在中国民主化、文明化之后进行统一。当然,不愿意统一
的人还是占绝对多数。
 
鉴于
 
  ◆台湾是台湾人民的台湾;
  ◆台湾人民与所有人民一样拥其有自决权;
  ◆台湾人民不可能同意与鱼肉人民的PRC统一
  ◆台湾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的名字现在叫做ROC
 
等等现实,任何追求台湾与中国统一的个人与团体,都不应该以反
独(即反对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台独)的名义来促统。因为,
反独
 
  ◆就是忽视健在于台湾之ROC的存在,
  ◆就是剥夺台湾的国格,
  ◆就是与台湾人民为敌,
  ◆就是让台湾人民更加讨厌、仇视PRC
  ◆就是让已经没有条件的统一,更加缺乏条件,
  ◆就是让台湾人民越走越远,
  ◆就是取消统一的一切可能性!
 
六、如何促统
 
世仇的欧洲国家可以通过半个世纪的欧洲共同市场的实践,达成今日
的一定程度的整合,过境不必签证,乃至使用共同的欧元──这
给主张统一者一个美好的梦想。在地球村越来越成形的当代
与未来,区域的整合毋宁会是大家共同富裕的自然的趋势。
 
但是,在当代,统一不再是一个君王(例如成功的成吉思汗)的
伟大武功,不再是一个独裁者(例如失败的希特勒)的黩武成果,而
是人民追求互利的整合的壮举。这个壮举之所以会得到参与国家人民
的首肯乃至追求,其充分而且必要的前提是
 
  整合、统一是有利于所有人民的、多赢的方案。
 
说互利、多赢是整合、统一的必要条件,是因为所有的人
民都有自决权,如果整合、统一对某个人民不利,他们不会赞成整
合、统一。
 
说互利、多赢是整合、统一的充分条件,是因为所有的人民
都是聪明而且世利的:既然整合、统一对自国有利,他们自然不
但会赞成、而且会卖力追求整合、统一,务必促成之。
 
可见,文明人类的促统,首要在于营运、铺设合则多赢的基
础。也就是说:要看得懂哪些才是今日阻碍着整合、统一的挡路石,
要努力搬走所有这些挡路石,同时避免另外添加其它的挡路石。
 
那么,挡在台湾与中国统一的通道上的挡路石是些什么呢?我就指出
两个最大、最重的挡路石吧。
 
  ◆第一个挡路石就是:中国没有民主。中国人民在专政下,没有
   知情权,没有各种公民的基本权利及自由,不但生活得人不象
   人,而且无法发挥人民的潜力来建设自己的国家,从而让中国
   的面貌一直落后、丑陋。这一点对已经取得当家作主的台湾人
   民来说,是绝对不可能容许、接受的。因此,要促统,首先必
   需反独(就是反独裁)。
 
  ◆第二个挡路石是:中国政府不但不尊重台湾人民,而且经常对
   台湾加以文攻武吓。它甚至告诉台湾人,统一不能让它等太
   久,否则将对台动武。台湾人民反抗过统治台湾的一切外来政
   权而最终取得了胜利。这个英勇的人民,绝对不会让任何外来
   强权有任何机会来肆虐台湾。因此,文攻武吓只会添加台湾人
   民拒绝统一的决心,并从而越走越远。非常明显地,这根本就
   是在给通往统一的道路,添加挡路的石头。不是吗?因此,要
   促统,首先必需尊重台湾人民,尤其要尊重他们的自决权。
 
七、小结
 
整合、统一只能基于两岸人民的自愿同意;而两岸人民都会自愿同意
的前提乃是:统一同时有益于两岸人民。中共在国际社会中对台湾的
一再打压欺凌,以及中共在两岸关系上对台湾的长期文攻武吓,只会
让整合、统一对台湾人民更加不利,至少,会使台湾人民觉得更
加不利。因而,中共与它的海外的啦啦队所主催的反独促统,不
但无法起到促统的功能,反而会让统一变得更加渺茫,甚至完全失去
一切可能性。
 
台湾人民基于自身的历史经验,大底不会把整合、统一当作自己国家
的营运目标。但是,如果情势变化到统一确实也有利于台湾人民,则
台湾人民不但会赞成、而且会追求统一。因此,任何想要追求统一的
中国人,就必需首先学会尊重台湾人民的自决权,在这个基础上,反
对中共独裁,建立人民得以当家作主的民主,让中国不但象样起来,
而且成为台湾人民可能会加以追求的对象,让整合、统一真正成为有
利两岸的现实。
 
〔作者洪哲胜是民主亚洲基金会的会长、《民主论坛》主编、民进党
美东党部顾问。本文是作者个人的意见和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