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工作报告
魏京生
(2002126)
 
 
 纵观西方民主国家成功的经验,和一些不成功国家,包括中国的教训,可以
得出一个结论:民主制度得以建成并生存下去的最重要的支柱,是反对派的存在和
壮大。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反对派和在野党,即使有十分完美的宪法和法院,也无法
建立起民主的政治制度。
 上世纪中国的两次民主革命失败的原因就是在政权建立的初期没有形成强有
力的反对派。两次革命都很快走向专制和独裁,也是因为统治集团形成的过程中,
以各种理由迅速地消灭和弱化了反对派。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也发生着同样的故事
 甚至在欧洲近代历史上,一些民主化不成功的例子,如二十年代的俄国和三
十年代的德国,意大利也是因为反对党和民间社团被消灭和花瓶化,而导致民主化
的失败。甚至不需要改变宪法,就可以创造出在民主宪法下的极端专制和以人民的
名义实行的个人独裁。
 因此中国现代的民主派懂得:从七十年代开始的中国第三次民主运动,它得
以成功的最主要的标志,就是在于建立起和保持住反对党和强有力的反对派。现时
期中国民主化的主要任务,就是就是为形成反对派和成立反对党创造条件。海内外
民主运动的主要工作,就是要使自己作为反对派存在,并向建立反对党努力。同时
也为非民运的多元反对派的存在,创造条件,和形成一定程度的保护,制造一种气
氛。在所有这些方面,海外的民主运动都负有最大的责任,可以从事国内的同志所
无法从事的工作。联席会议的成立,就是为了达到这些政治目标。
 联席会议从酝酿到成立之初,解决的是要不要联合起来,以及要一个什么样
的联合的问题。现在大家回顾过去,应该看得很清楚了。虽然口头上大家都讲要联
合,实际上大多数有点小名气小头衔的人,内心并不喜欢这种联合个人的名利心在
内作怪,共产党和某些非共产党势力有组织有计划地在外挑拨和破坏,使得联合并
不是一件容易事。破坏来自内部和外部两个方面。
 一部份民运的朋友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不同影响,积极地另立山头,希望循
以往行之有效的惯例拖垮联席会议。联席会议经受住了这种压力,并且用最宽宏的
态度尽最大的努力减少摩擦,持续努力团结所有持不同意见并付诸行动的民运朋友
。使联合不但成为现实,而且在三年来的工作和斗争中,逐步取得了更多的理解,
逐步扩大了联合的范围。
 另一部份破坏来自内部。主要是以完美主义出发的求全责备,也不排除来自
外部因素的挑拨。他们开始要求解散所有的组织成立一个统一的组织,甚至到现在
仍有人要我们团结所有自称民运人士,否则就认为联席会议失败了。这种以不
可能的完美苛求的做法,其危害性远大于明刀明枪另立山头的做法。至今仍起着动
摇军心的作用。完美主义最终会走到自己的方面,当他们要求联席会议既然不完
美就不要联合的时候,遭到大多数朋友的反对,反倒促成了联席会议机构的合理
化。这是联席会议三年来所有成就的重要前提。最早促成这一联合的同志们对中国
民主运动的贡献不可埋没,其中如万润南、刘青等朋友。
 三年来,联席会议的全体同志共同努力,保持了中国民运受到的国际社会的
关注,并增加了我们的影响力和对中共专制政权的压力。通过六四纪念活动和
中共领导出访时的抗议,以及在各种国际会议中的活动,我们保持了对中国问题的
关注和对中共的压力。通过与西方民主国家政界的日益增进的合作关系,提高了民
运对西方对华政策的影响力,一定程度上阻止了西方政界亲共势力所希望的把中共
做为亲密夥伴的趋势。在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海外民运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西方民
主国家对中共的压力会极度缩小,而国内民运和社会各界抵抗中共暴政的阻力,将
反比例地增大。因此,海外民运的艰苦工作的成就,并不体现在海外民运队伍的壮
大上,而体现在国内各种形式的反抗活动上。海外民运的工作性质,就是为国内数
以亿计的人民自发的反抗活动作嫁衣裳;今后还将为国内反对派的形成作嫁衣裳。从
这个角度看,海外民运的崇高任务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功利性的算计,对将
来国内的政党和派系也许是正常的,对海外的民运,则具有极大的破坏力。因为功
利性的算计,与海外脱离本土的民运的性质不符。在海外我们不可能有合乎标准的
民主选举,选举和制国不是我们的工作。不从事自己的本职工作,不愿为国内的民
主化奉献牺牲的那种所谓的海外民运人士,将不可能在将来的中国民主政治中
有任何前途。功利性的算计,对他们个人也是有害的。
 在过去的一年中,除以往行之有效的工作和策略之外,联席会议又增加了两
项新的工作。一项是建立联席会议的网站,理顺内部联系和信息传递,并扩大宣传
。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由于资金的短缺和技术的不熟练,这项工作进展极慢,基
本上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希望本届会议能就此作出调整和新的决定,以便在下一
年度中达到预期的效果。
 另一项新的工作是与中共展开法律斗争。以往在法律方面与中共进行的斗争
很少成功,原因是不得其法在国外的尝试往往是模仿西方人权组织,以作秀为基
本目标。对这套中共早以耳熟能详,死猪不怕开水烫;而中国人的组织在西方社会
里没有根,基本上达不到作秀的目的,往往虎头蛇尾,有时甚至成为笑话。今年以
来,联席会议的同志们发现了新的机会,并抓住机会以小搏大,以少胜多,获得了
出乎意料的成功。在这一项新策略的新工作中,盛雪、相林、李洪宽和项小吉等同
志,发挥了特别突出的作用。这场斗争以张宏堡、赖昌星两个庇护案的成功为标志
,正式拉开了序幕。开始了民运与中共在法律和政治舞台上的直接交锋。加上在日
内瓦人权会议上的斗争和西方对华政策上的工作,使得中共和国内外的舆论不得不
在实际上承认中国民主派的存在;迫使中共越来越认真地对付包括海外民运在内的各
路反对派。以反对派的存在是民主存在的主要条件来看,海外民运目前的工作,已
经成为未来中国民主体系的生长点。这是海外民运奋斗十几年的最大成功。
 近几年来,由于由于中共政权频临崩溃。内斗加剧,人生外心。各级干部纷
纷把子女和财产转移到境外,构筑后退之路,以备仕途不测。江泽民,朱容基集团
为巩固专制政治,切断党内政府内和党外反对派的后路,逼其就范。开始实行新的
策略,积极推行引渡政策。这一政策的作用在于立木为信,告诉所有人:只
要得罪了中共领导集团,即使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们也可以把你引渡回国。你无路
可逃,只有乖乖就范。这是江泽民、朱熔基集团企图继续把持权力,再次制造独
裁体系的重要步骤之一。为帮助党内、政府内和社会各界反对派摆脱这一威胁;为
了给党内外和各界反对派创造存在的空间,联席会议执委会经过政策讨论和得失衡
量后决定冒险介入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战斗,只求在主要目标上取得成功,愿意承
担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在张宏堡案和赖昌星案上,以及在将来的类似案件上,我们采取的政策是:
(1)我们不可能也不必要判断他们在中国是否违法,因为中国的无法无天的状况,使
这种判断几乎不可能。我们只需要判断案件是否带有政治背景,即可判断它是否可
能受到不公正的审判;(2)我们现在无法改变中国的司法黑暗,也不必去维护这种司
法黑暗,而只需要优先关心个人的人权,按当事人所在国法律维护个人权利。海外
的民运没有能力到国内去与中共进行合法斗争;但恁可利用西方比较公正的司法制度
与中共进行合法斗争。避开我们的劣势利用我们的优势。成功率较高;(3)与中共的
引渡政策针锋相对,我们通过反引渡案立木为信:勿论是否和民运政见
相同,只要是遭受中共政治迫害的人和团体,都可以得到海外民运从人权出发的帮
助,不必特别耽心中共统制集团的引渡政策。
 这一政策在保证较高的成功率的前提下,将减轻国内所有持异议人士的心理
压力。特别是减轻在党内和政府内有职务的持异议者的压力为形成党内反对派在内
的广泛的反对派联盟,创造了前提条件。为和平地改造中国的政治制度,为将来的
民主政治,创造了前提条件。并且可以看到所产生的效果。
 除了成功的经验之外,我们也有许多弱点和缺点。
 最大的弱点是筹款不积极。由于我们的坚定的反对派立场,在西方政界和商
界,我们都不是最受欢迎的人。即使伟大如哈维尔,曼德拉也是在他们成功之后或
将要成功时,才成为西方上层的宠儿。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在普通人还看不到曙
光的时候,他们也只得到很少的支持和帮助。在现在,西方政界商界和学届还看不
到中国民主化前途的时候;在我们仍然保持坚定的反对派立场的时候,我们不应该
怨天忧人。应该保持艰苦奋斗的精神,保持百折不挠的信心。不能因为中共和西方
亲共势力断我们的粮草,就丧失信心。一方面我们坚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另一方面
应更积极地筹款,不使中共困死我们的阴谋得逞,不辜负十三亿父老乡亲对我们的
期望。
 在筹款的问题上,也不能光指望组织上分发经费。应发挥各地方熟悉本国情
况的优势,积极主动地采取行动筹款,以解决活动经费的问题,并力争能为联席会
议的整体工作有所贡献。主席办公室所筹款项,将主要用于整体工作和支援国内,
很少可能为各联络处工作发放经费。当然,不排除在经费充裕时为各地联络处作出
调剂。但目前看来还没有这种可能性。
 联席会议三年来工作最大的缺点,是通讯联系不畅。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同志
们,彼此很少了解别人都做了些什么工作,也很少了解整体工作的状况。因而造成
两种情况:(1)虽然联席会议整体的政策和策略随形势而及时调整,但并不是每次都
能贯彻到每一个联络处。各地方的同志们有好的意见和建议,也不能及时传递给主
席和其它联络处。导致我们的工作效果不理想,也错过了许多机会。(2)因为民运处
于低潮期,可以利用的机会并不很多。需要做大量繁琐的小事去创造机会。有些同
志或者懒得做小事,以为大材小用了;有些人因为西方政界没有足够重视我们的意
见,就灰心了。结果情绪低落,自怨自艾,丧失工作的积极性。
 我们的同志必须增强为中国人民作牺牲的道德感,还要放得下架子做小事。
每一件事勿论大小,都是事前事后无数繁琐的小事积累而成。没有耐新的人做不成
任何一件事。而我们从事的是这么伟大的事业,将来回顾起来你们会发现,没有任
何一件事是小事。包括那些以为恶小而为之的人,必将成为后世唾骂的对象。
 现在国内的形势已危如累卵。一方面中共内斗不止,而且越演越烈,有官逼
官反的预兆。一方面百姓们越来越难以忍受超经济的剥削和压迫,纷纷揭竿而起,
官逼民反将要越过临界点。中共的崩溃指日可待。国内的舆论,也从嘲骂秀才造
反转为关注民运的走向。因为每一个人,包括那些贪官污吏,都在为中共一旦垮
台后国家和个人的前途而算计。都在关注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中共垮台后的中国能
不能真正民主化。而这个问题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海外的这些民主派能不
能团结一致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来回国发挥推动民主化的作用。
 因为国内色民主派经内部调试磨合成为一个有力量的团体,需要相当长的时
间。在中共统治下不可能做,中共垮台后又不可能马上形成,只有海外的民主派有
这个机会。所以,是长期军阀混战,还是缩短过渡期,尽快走向民主?在很大程度
上取决于海外的民主派的团结和能力。人们自然而然把关注的焦点投向了海外民运
 联席会议三年来的工作最大成绩。就是坚持住了反共争民主的立场,使这杆
大旗立在海外,鼓舞了十三亿中国人的信心,使他们在专制黑暗又风雨飘摇的中国
大陆还有个盼头。海外民运逐步走向团结的形像,使这杆大旗越来越亮;使十三亿
人民的信心越来越强;使反抗暴政的胆量越来越大。这就是我们最主要得工作。我
们的同志应该看到我们正在起的重要作用。只要坚持不垮,坚持团结,坚持发出我
们的声音,我们就已经成功了。共产党绝对熬不过我们。
 另一方面我们的同志应该看到:十三亿人民和历史加在我们肩上的担子太重
了。距离回国推动民主化,距离推动一个强大的反对派去争民主,我们的力量和水
平又太欠缺了。为了不辜负十三亿人民的期望,我们必须做更多的工作;锻炼出更
强大的能力,学会更多的别人的经验,才能在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候,不辱使命。
 我们全体同志应在下面的一年中:提高信心,加倍努力,愈挫愈勇,坚持不
退。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