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思边草拳毛动 山雨欲来风满楼
 
──记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第四届年会
 
 
晋 言
 
 
 一月二十六至二十七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第四届年会在美国首都
华盛顿举行。来自全球各地的一百多名民运人士,代表了中国海外各个重要的民运
组织,出席了大会。
 春暖正在驱散冬寒,经过九一一恐怖事件考验的华盛顿,更显得生计盎
然。展望中国大陆,危机四伏,人心思变,新的民运的高潮就要到来,大有山雨欲
来风满楼之势;环顾海外民运人士,正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在马年要再次出发
,正所谓是马思边草拳毛动。
 
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
 
 一九九三年一月,也几乎是在这个时间,在华盛顿举行过一场在中国海外民
运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大会:民联与民阵的合并大会。说这次大会的地位重要,
并非是指其对民运起到了什么积极的促进作用。恰恰相反,是这次大会导致了海外
民运历史上最大的分裂,给民运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至今,很多人谈起此次大
会,均感到心有余悸。追昔抚今,令很多当事人不仅感慨万千。
 我们深切怀念刚刚去世的王若望先生。是他,在一九九一年出国后,毅然承
担了整合海外民运的大任。但华盛顿却不幸成了他的滑铁卢,他遭到了出人意料的
打击。这一事件也使人更加感到:海外民运情况复杂,此后人们一提到民运的整合
便是谈虎色变。
 一九九七年,中国著名的政治异议人士魏京生在经过了十八年的牢狱磨难后
,来到美国。这一消息在海外民运人士中再次燃起了整合的希望。结束这种组织林
立、纷争不休的局面,是大家共同的愿望。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中国民主运动海外
联席会议在加拿大成立,海外民运的历史揭开了新的一页。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但不会重演。当联席会议成立之后,又面临了民运
分裂的危险。但是,联席会议的朋友们坚信,我们的对手在北京,而不在海外。对
于有不同的看法的人,我们以宽容的心怀,希望他们能与我们捐弃前嫌,共同奋斗
 OOO年十二月,在德国举行了联席会议三大。在此次会议上,魏京生和王希
哲这两 位中国民运的象征性人物,握手言和,为海外民运再次走向整体性合作垮出
了决定性的一步。二OO一年五月,由联席会议在新西兰举行的奥克兰会议,再
次将各个方面的民运人士聚集在一起,并首次通过了民主运动团结公约。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上次的民阵、民联合并大会后的九年、在联席
会议成立后的三年,民运的各路人马,再次聚集华盛顿,共商大计。在祥和、融洽
的气氛中,大家讨论、辩论、选举。
 中国的海外民运,带着累累伤痕和风霜,又一次来到华盛顿。我们在跌倒的
地方,又站立了起来。
 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参加会议的朋友也向大会发来贺电。民联阵-自民党主席
王策先生刚刚出狱回到西班牙,他特意委托郑源先生到大会致词,对于各个民运团
体为营救他而付出的努力表达了衷心地感谢。中功领袖张宏堡先生委托魏玲女士在
大会开幕式上宣读了一篇激动人心的贺词,高度肯定了联席会议在民运中作出努力
。民联主席徐水良先生,也向大会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信。美国国会议员的代表,
大赦国际、国际激进党、流亡西藏人和蒙古人的代表等也在开幕式上致词道贺。
 
重逢华盛顿:我没有背叛
 
 这次华盛顿大会,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全美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的很多风
云人物出席。全美学自联成立于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事件之后,在当时是与民
阵、民联三足鼎立的民运团体,以华盛顿为大本营。并且,由学自联中很多精英分
子组成的三C(Columbia Communication Club, 因在Columbia市聚会时成立
故名),因不满民阵当年的温和态度,发起成立中国自由民主党,这也首
开了六四后民运人士在海外组党的风气。当年组党的积极分子、被称为女党
魁的黄慈萍女士,现在是联席会议的秘书长,也是此次大会的会务负责人。而筹
办大会的另一主力陆文禾先生,则担任了联席会议的人权工作组组长。
 现在,很多当年的学自联的积极分子,在美国各界事业有成,他们虽然不再
经常参加民运活动,但其心未变,用当年中共的话来说,就是他们人还在,心不
死。当大会在华盛顿举行时,他们再次相见后的头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背叛
 能在十二年后说出这句话来,实在不容易。对于参加反抗中共独裁政权的海
外流亡人士来讲,我们要面对中共的迫害、内部的纠纷,更残酷的还有历史的淘汰
。试想:如果我们在海外再流亡二十年,不就是注定要客死异乡了吗?很多人无法
承受这些压力,而离开了民运的队伍。就拿九年前华盛顿大会的那些出头露面的人
物来看,有多少人已经背叛了自己的理念投靠了中共?有多少人悄然离开的民运?
还有多少人在继续奋战?从这一点来说,我们今天依然在民运中摸爬滚打的人,就
应该亲如一家。
 张敏女士,现在是自由亚洲电台 心灵之旅节目的主持人,她通过这个节
目,震撼着无数中国人的心灵。当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在大会上发言时,她突
然发现,这就是当年六四后与她一起逃难时在火车上的那位蒙古汉子。那时,
张敏被救援者从北京送到通往内蒙的火车上,正好遇见了席海明。而席海明作为蒙
古民运的领袖,很多人认识他。他们在短暂的交谈过后,又各奔东西了。席海明当
时对她说:我们两个人均被人追找,在一起更加危险,因为是两个目标,还不如分
开走。从此,他们就没有见面。现在他们再次在联席会议上见面。
 
法律战:与中共直接交手
 
 魏京生主席在工作报告中,除了总结了联席会议经常性的工作外,还特别提
到了去年开辟的两个新的战场:救援中功领袖张宏堡先生和争取远华案主角赖昌星
得到公正的司法待遇。在这两个战场上,联席会议与各方面的朋友配合作战,均取
得了胜利,给中共以沉重的一击。
 最近几年来,中共对于异己力量打击的黑手,已经伸展到海外。中共很好地
利用了对罪犯引渡的条约,以经济罪、刑事罪威胁某些来到海外的民运人
士和各种反对中共的人士,使得他们在海外也不敢公开地揭发中共的罪恶和黑幕,
不敢从事反抗活动。作为海外民运的主力军,联席会议决定与中共当局针锋相对,
打破中共在海外制造的恐怖,在法律的层面上与中共较量。这样,一是可以保护各
种了解中共内幕的人,在海外得以安全地生存下来,向世界揭露更多的中共内部的
黑幕,公开的站到我们一边来;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一个个的具体案例,给中共当
局和中国人上司法课,让人们了解西方的法律制度,为中国未来的法治建立,展开
普及教育。
 当张宏堡大师在关岛被关进监狱、面临被中共以莫须有的流氓罪引渡回
国的危险的时刻,联席会议立即展开的了救援活动。来自日本的相林作为联席会议
的特使,三次进驻关岛,打通了各种关系,与当地的老民运人士一起,发动了关岛
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华人示威游行,抗议监狱当局对张宏堡先生的关押。与此同
时,魏京生办公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政府讨论张宏堡避难一案,并多次发表发表
声明和谈话,谴责中共当局对张宏堡先生的诬陷,要求美国政府立即给张先生自由
。在欧洲各国,联席会议的联络处也积极配合,在媒体上大篇幅地刊出文章,介绍
中功和张宏堡先生的情况。在很多组织和个人的共同努力下,张宏堡先生最终来到
了华盛顿,获得了自由。而中共扼杀中功的阴谋,彻底失败了。
 张宏堡创立的中功,在中国大陆有成员三千万人,在台湾、香港和海外,也
有不少弟子。张宏堡提出的麒麟文化,直接与中共的意识形态相对立,从一九
九四年以来,不断遭受中共的打压。在法轮功被取缔后的半年,中功也被中共当局
禁止。
 
在远华案上交手:将匕首插入中共心脏
 
 赖昌星的案情更为复杂。当赖昌星逃亡到加拿大后,中共开动各种媒体指控
赖昌星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大的走私犯,涉嫌金额八百亿人民币。荒唐的是中共还描
述了一个红楼的传奇:这里有各地来的女孩充当妓女,是一个淫窝,还有摄像
机偷偷拍摄客人。更为重要的是,赖昌星与中共高层有紧密的关系。
 政治嗅觉极为敏感的魏京生,在二OOO年在波恩开会时,已经注意到赖昌星一
案背后 大有文章可作。联席会议当时秘密决定,立即委托在加拿大的盛雪女士,就
地了解此一惊天大案内情,并利用此一案件,宣扬海外民运,打击中共。
 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盛雪付出巨大的努力,采访了赖昌星和很多的当事
人,写成了洛阳纸贵的《远华案黑幕》一书。中共方面为了封杀此书,使出了威胁
利诱各种手法,其曲折惊险的过程,真可以比得上一部侦探片中的情节。通过这本
书,我们可以洞悉更多的中共黑募。这就象是一颗射进中共铁幕内的照明弹,将中
共内部的腐败丑恶的一面,在更大的范围内曝光了。
 魏京生和阮铭先生,作为证人,出庭为赖昌星一案作证。魏京生以自己亲身
的经历证明:在中共的制度下没有司法公正可言。而阮铭先生则说明中共内部权力
争斗之残酷。
 中共方面也派人出庭作证。但令人震惊的是:所谓的八百亿走私案,中
共手里的证据仅仅是从一个保险柜里得到的发烟报告,而且,这个证据由于获得手
段和来源说明自相矛盾,不被加拿大法院接受。而所谓的红楼奇闻,连中共来
的证人也否认有此淫窝。这一事例再次说明:中共的媒体一贯为政治服务,造
谣作假随心所欲。
 多少年来,我们民运不是在高深的理论问题上犯错误,而是在常识上犯错误
。我们是中共的反对派,我们的地位和命运决定了我们要与中共的倒行逆施作不妥
协的斗争。
 中共政权,是一艘正在下沉的巨船。在这个过程中,会有越来越的人逃离出
来。联席会议认为,我们应该充份利用此一机会,分化瓦解中共上层,团结各种反
对江泽民集团的力 量。我们高度重视做好哪些因各种原因逃亡海外的原中共集团人
士的工作,让他们能够安全地公开地出面揭露中共的黑幕,弃暗投明。为了加强此
一工作,联席会议特决定法律工作组,由专业律师项小吉负责。
 
扬弃马列 恢复中华
 
 此次大会很精彩的一幕是辛灏年先生与王希哲先生关于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
民运关系的的演讲。辛灏年教授近年来在美国各地巡回报告,着力澄清中共在中国
近代和现代历史上的种种歪理邪说和造谣歪曲,将被中共颠倒了历史恢复真相。他
的报告很受华人欢迎,其慷慨激昂、条理分明、扣人心弦的演讲艺术,也风靡了美
国。最近他更与朋友一起创立《黄花岗》杂志,重新揭示和解释孙中山的三民主义
思想和革命实践。
 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民运的关系,是最近十多年来海内外民运人士讨论的一
个重要问题。很多人认为,三民主义已经过时,即便是在号称以三民主义立国的在
台湾的中华民国,也没有实现三民主义。而现在民进党上台后,更是将三民主义抛
弃了。台湾的三民主义研究所近年来纷纷关门改名,就是一个例子。当年在台
湾作为显学的三民主义,现在已经成为冷门。
 而相反的是,中共为了统战,现在越来越高举孙中山的旗帜。去年,是
辛亥革命九十周年。在十月十日,中共特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空前隆重的纪念活
动。江泽民集团继承毛泽东的传统,制造了一个弥天大谎:将中共扮演成孙中山革
命的继承人。其实,中共建立的政权,是对孙中山民主思想和实践的背叛,是专制
制度在中国的复辟。
 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去年在纪念辛亥革命九十周年时说过,我们不能将孙中
山的旗帜拱手让给中共当局。我们民运力量,才是孙中山思想和实践的真正传人。
联席会议应该继承自辛亥革命以来的民主思想和传统,为在中国建立新的民主共和
制度提供资源支持。
 辛灏年先生重点说明,三民主义中的民族主义与当下中国民运的关系。当年
孙中山提出的排满主张,已经失去了意义。但中国引进西方的马列主义来统治
中国,摧毁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现在的民族主义口号,应该是扬弃马列,恢
复中华。而且,孙中山当年提出的联合世界上一切平等待我之民族以完成民
主革命大业的想法,现在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辛教授提出一个建议来测试中共对于孙中山的叶公好龙式的态度:请在中国
的抗议者,高举孙中山的画像和他的民主要求,特别是五权分立、言论自由等说法
,到北京的天安门或新华门去,看看中共会不会予以镇压。结论:中共肯定是要镇
压的。这就说明,中共与孙中山的民主理念是格格不入的。
 王希哲在发言中回顾了他与刘晓波在一九九五年发表双十宣言纪念声明
的想法和经历。他认为,国民党应该返回中国大陆,争取民众的认同,与中共抗衡
 
民运需要新的一代
 
 来自台湾的苏嘉宏先生和赵泓章先生,他们不仅是文质彬彬的学者,也是台
湾政治生活的积极参与者,多年来还关注中国大陆的民运,经常出席各种民运人士
举办的会议。此次,他们在会上发言,侧重以台湾最近两年来的选举为例,提供一
些想法供大家思考。
 海外民运人士在观察台湾的各种选举时,往往从统独之争的角度着眼和入手
。但在台湾亲身参与的人,则认为统独之争,仅仅是决定大选胜负的次要因素,而
更重要的因素是:如何获得年轻一代,即二十岁到四十岁这一代人的选票。民进党
最近的胜利,就是因为该党得到了这个年龄段的青年人的支持,而不是因为台独的
立场。其实,在台湾内部,统独问题,并不占主要地位。主流的意见是对内不统
一,对外不独立,力求维持现状。而年轻的一代,已经忘却了当年国共内战
的历史,他们不再认为这一历史的包袱,与他们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关系。
 回首我们的民运队伍,这些年来吸纳的新血很少。现在活动的民运骨干人士
,大多已经在五十岁上下了,到了知天命的时候了。而六四之后,甚少有二十
岁到三十岁之间的新的面孔加入民运队伍。长此以往,民运将后继无人。我们即便
是回到中国大陆,参加选举,也要考虑年轻一代的想法。而现在,海外的民运人士
一般对年轻一代持负面的看法,认为这些人没有责任感,道德水准低,不关心自己
国家前途,而只关注自己的钱途。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得到这一代人的认同,
民运将必败无疑。
 其实,我们也不必太过担忧。现在大学的在校学生,确实已经忘记了六四
了,这正象八九民运中的学生领袖不知道魏京生是谁是一样的。历史被割断
了,民运的薪火得不到传承,这是中共洗脑的结果,也是中国民运的不幸。但是,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正是这些年轻人,不知道六四的铁血之夜,也就没有包
袱和恐惧。武力镇压会推迟反抗,所以当年邓小平说杀死二十万,保证稳定二十
年的话。但是,十二年过去了,社会的积怨甚多,而武力威慑的恐惧递减。一场
新的民主运动的到来,已经为期不远了。
 
还产于民:与中共进行经济斗争
 
 长期以来,中国民运关注的焦点在政治制度层面,而对中共谴责最多的是其
对于人权的践踏。我们比较不重视孙中山提出的民生主义,即没有在经济层面
上与中共展开斗争。其实,在经济上反对中共的腐败和对民众的压榨,更能调动人
们参加民运,对于中共也是致命的一击。这里是中共的柔软的下腹部,或者说
,是一个死穴。
 最近一年来,世界经济增长进入了停滞状态,而相反的是,人们不断从中国
得到经济以百分之七以上速度增长的消息,很多到过上海等沿海城市参观的外国人
,也赞扬中国的经济是一枝独秀。但是,我们也不断从中国内部得到另外一类消息
:下岗工人增加,农民无法负担苛捐杂税而奋起反抗,两极分化日益剧烈,腐败已
经到达前所未有的程度。在媒体中,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中国:一个是虚假繁荣的
中国,一个是腐败空虚、危机四伏的中国。
 我们必须对中共进行重新认识。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共当权阶层不
仅继续垄断各种公权力,维持其独裁统治,而且在经济上也先富起来,成为权
钱合一的权贵财阀集团。最近,江泽民为了扩大和稳固统治的基础,公开地主张资
本家加入中共,这也说明,中共已经自觉地要成为特权阶层的代言人。目前,中国
民众不仅在政治上没有自由,而且在经济上被剥夺和压榨。并且,经济问题,对于
中国的民众来说,更为贴身和紧迫。在人们的吃饭穿衣都发生困难的时候,当然人
们最为关切的是经济问题。
 造成今天中国工人和农民中贫困人数不断增加的原因,是中共实行的腐败制
度。中共的各级官吏贪婪成性,已经将几十年积累起来的国家财产侵吞殆尽,银行
亏欠,国库空虚。由于这个腐败的权贵阶层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来获取财富,所以
,他们拥有的金钱不能象西方的资本家那样,用来投资扩大产生,促进经济的发展
,而是被挥霍浪费掉了,或者被隐藏了起来。
 为了继续满足其穷奢极欲的生活,中国权贵财阀阶层出卖国家的土地换取金
钱,或者向老百姓巧取豪夺。在城市,一个一个的国营企业被吃空、掏空而破产,
工人下岗流落街头,而搞垮企业的贪官污吏却生活无忧。在农村,一些乡镇和村庄
的干部,为了贿赂上级官员,聚敛私有财产,也不断增加苛捐杂税,迫使农民背井
离乡,生活在饥寒交迫之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就是今天中国的真实写
照。救救农民,救救下岗工人!
 联席会议专题讨论了中国目前工人和农民的问题。会议决定,成立国内工农
运动委员会,由著名的工运专家蔡崇国担任主任。会议提出,在现阶段,我们应该
极为重视财政经济方面的危机,关注民众的经济问题,号召民众向中共的贪官污吏
索要被侵占的财产,我们的口号是:还产于民!
 
调整结构 迎接决战
 
 为了为即将到来的新的民运高潮做好准备,联席会议也必须调整自己的架构
,讨论行动的原则。
 在会上,就关于暴力与民运的关系问题,各种看法进行了辩论。过去,在这
个问题上已经有过多次的讨论。最近,彭明来到美国,公开主张走灰色道路,
即结合非暴力的绿色道路和暴力的红色道路,采用一种混合的行动方式。
并且,国内目前的暴力反抗事件越来越多。这些背景给此次讨论增加了新的内容。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的负责人杨建利从九一一事件后的国际局势问题,谈到
民运要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他认为,暴力行动是无法控制的,对于海
外民运人士来讲,也是不可操作的。而项小吉为正义的暴力反抗行动作辩护,主张
民运不能主动地放弃暴力手段。双方均认为:民众有权以暴力的方式推翻暴政。争
论的焦点在于:我们自己是否要采取暴力的手段。
 作为联席会议联络委员会负责人的薛伟,借古喻今,苦口婆心地希望各路民
运人士能破私立公,精诚团结。从去年奥克兰会议以来,一直力主削平山头的
澳州的杨晓鸥、高健等民运斗士,再次强调民运的草根性,少当官,多做事。
第一次参加联席会议的汪岷,代表民联阵表示:要参加联席会议,与大家共同奋斗
 正在华盛顿参加会议的工运领袖韩东方先生,也专程来到会场,给大家讲解
了他在香港从事中国工运的情况。他特别提议:民运人士要从小的事情做起,不要
纸上谈兵,空谈治国,而不屑于到基层从事具体的活动。
 联席会议是否要成立政党,是大家讨论的一个新的题目。三年前联席会议成
立时,就明确表示:联席会议是各个民运团体和个人协商的机构,但要逐步紧密化
,最终要成为一个政党。对于现在立即组党的提议,大多数人表示不赞同。有两点
是大家同意的:一是组党不能儿戏化,要慎重。目前海外中国人组建的政党已经够
多了,暂时没有必要再增加一个;二是将来组党是必然的,要根据局势的发展来决
定组党的时机,通常应该在返回中国大陆后联合各个方面人士,再组党。作为政党
,其目的当然要通过选举获得执政的地位。这就是联席会议未来发展的方向。
 倪育贤代表上届联席会议执委会,向大会提出了修改章程、调整架构的报告
。为了提高内部运作的效率,此次会议决定增加设立中央常务委员会,由主席和六
名常委组成。同时在中央常务委员会下设立秘书处,处理日常事务。
 根据会议的委托,由齐墨起草了告中国人民书,获得大会通过后发表。
 
 在中国的马年到来之际,代表了中国海外民运的主流和方向的联席会议,将
振奋龙马精神,打破中国万马齐喑的状态,开创民运万马奔腾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