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五十七届大会上的发言

 

 

魏京生

 

 

尊敬的主席先生、各国代表、各非政府组织代表:

 

我是魏京生,代表无国界激进党就第十四项发言。

 

今天是我主要向大家介绍中国农民进城打工、以及他们的人权受到侵

犯的情况。

 

据中国官方公布的不完全统计,大约有一亿农民离开了土地,到各大

中城市寻找工作。其中百分之七十不可能找到稳定的工作,其生存状况十

分悲惨,也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

 

造成他们离乡背井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原因是中共的一党专制造成农村基层政权的专断和腐败,权力

不受制约,使基层官员的数量和个人消费大幅度增加。除必要的办公费用

外,购买高级轿车、公费旅游、巨额招待费,再加上贪污,其消费额惊人。

据中国官方的不完全统计,各级官员的非办公费开支高达国民收入的百分

之十五至百分之十七左右。这一类的开支大部份依靠苛捐杂税维持,据官

方的不完全统计,苛捐杂税的名目多达三百至四百种,数额达农民收入的

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五十不等。这笔额外的负担,对于收入很低的农村人

来说,显然无法接受。政府为强制收税,经常动用警察、武警甚至军队,

手段包括扣留汇款,扣压出售农产品收入,非法关押和殴打,以至于没收

粮食、财物,拆除住房等等。使贫穷的农民无法生存,不得不离乡进城。

 

第二个原因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制造成农村的工商业几乎被中共基

层组织和官员所把持,当土地上不再需要更多劳动力时,普通农民从事工

商业的机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官员及其亲属们为了维持垄断的地位,往往

限制甚至取消其他人经营工业、商业和其他行业的权利。迫使农民要么只

有依赖小块土地维持生存,或者离开家乡到大中城市谋生。

 

农民进城后仍然受到非人的待遇。他们不被当作中国的公民,而被当

作非法移民对待。城市当局不承认他们在中国的城市有居住的权利,经常

派警察和军队驱赶和关押他们。一九九六年,在只有一百万人口的深圳市

一次就驱赶了八十多万所谓非法居留者,并用推土机摧毁了他们的简

易住房。

 

由于中国的法规公开歧视进城的农民,使他们的医疗保健问题在居住

地无法解决,因为医院大多不接收无居留证件的病人。进城农民的各种传

染病,包括爱滋病的发病率明显高于城市居民。他们的后代儿童也丧失受

教育的权利,学校不接受无居留证件的儿童入学,使进城农民的子女文盲

率甚至高于农村,童工成为普遍现象。

 

安全无保障,人员失踪、拐卖妇女儿童的事件大量发生,绑架、勒索、

强迫卖淫等等,已成为中国的主要社会犯罪问题。

 

近年来,每年都有大批进城农民的组织因为维护农民应有的合法权利

而遭到镇压。当进城的农民组织起来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时候,他们遭到

警察和军队的暴力镇压。他们的领袖则被加以各种刑事罪名投进监狱。这

种变换形式的政治犯的数量,据估计已远远超过前些年以反革命罪关

押的政治犯。一九九七年,浙江农民在北京的聚居地遭到警察和军队的摧

毁。一九九八年,维吾尔、藏族和蒙古族的聚居地也遭到彻底的摧毁,至

今没有恢复。

 

一党专制的中国政府对农民的歧视和镇压,违反了几乎所有的联合国

人权公约,也违反了中国自己颁布的宪法和法律。而且这种违法行为恰恰

来自于政府,这种问题应该引起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注意。

 

我们要求中国政府首先改革它的司法和行政体制,确保联合国各项人

权公约在中国得到尊重,确保已经和将要制定的法律得到执行,确保执法

和行政机构受到有效的监督,确保进城农民和其他公众受到公平的对待,

他们作为公民的合法权利不再继续受到侵犯。

 

谢谢主席,谢谢各位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