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和魏京生的交往

薛明德

 

 

我终于被迫逃亡美国,九月二日飞抵洛杉矶,这是一片美丽的土地,令我感受最

鲜明的是我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九月十四日,我在电视新闻中看到了魏京生出狱

的消息,我为他的出狱感到高兴。我也为较早前出狱的王希哲、徐文立感到欣喜。

同时也为不久前遭中共当局又一次投入监狱的傅申奇感到愤愤不平。

中共给予我及我的朋友们太多太多的磨难,对于中国的命运和前途,是好事还是

坏事?我不妄加评论。我敢说,当年魏京生因《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所付出的

代价,自民主墙到八九年血腥镇压民主运动,证明了在毛泽东之后的中共当局,要

的不是民主而是独裁,新的独裁者就是邓小平,是中国黑社会的总头目。

我认识魏京生和接触他主编的民刊《探索》,是我在民主墙举办巡迥露天画展时

。因为这个画展,我遭到了中共当局的镇压。

我与魏京生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四日。那是在北新桥的一家

餐馆里,魏京生与我同座,同桌的有北京各民刊的负责人。他们刚结束了一次联席

会议,从刘青的家、《今天》编辑部的所在地,来到这个小饭馆。夜已很深,此时

寒风刺骨,我们围在一起,喝啤酒、吃水饺,人人心里都有一种不安、紧迫感,我

亦有一种忧虑。除了我对政治不十分敏感之外,大多数民运人士均持较温和的意见

,对邓小平寄予善良的愿望。魏京生未能得到多数人的支持,显得忧心,他仍坚持

说:明天要公诸于世的。

三月二十五日,《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在民主墙以大字报的形式张贴出来

,还以油印的传单广为散发,魏京生明知他将面临处境的危险,也要以身试法。二

十九日,魏京生被捕。

一九八一年四月,邓小平对全国民刊实行全面封杀,数以百计的民运人士以言论

、思想入罪,我也在其中,只因我在民主墙举办巡迥露天画展,以及主编民刊《聚

星》。我何罪之有?

魏京生的出狱是邓小平这个黑社会的总头目良心的发现吗?不是!今天仍有数以

千计的民运人士遭受牢狱之灾。邓小平集团对人民实行的奴役,在《要民主还是要

新的独裁》这面照妖镜里面暴露无疑。任何不愿接受民选机构监督的人,任何准

备侵犯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的人,无一例外都只是人民的敌人。我们认为这样的人

,才是符合人民心目中标准的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