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所有关心魏京生命运的朋友们

(北京) 丁子霖

 

 

【编者按】丁子霖是北京人民大学副教授,她的儿子蒋捷连,原是人民大学附属中

学高二学生,八九年六月三日在木樨地中弹死亡。丁子霖是六四死难者家属中

第一个公开站出来,接受世界媒体的采访,讲述儿子的死亡情况,以及揭露中国政

府对死难者及死难者家属的歪曲报导。随後,丁子霖开始收集和整理六四死者

和伤者的资料,以便让国际社会了解六四屠杀的真实情况。她并且接受来自世

界各地对六四受难者的同情和经济帮助。再将这些帮助分送到探访到的伤者和

死者家属手中,以转达国际上的同情尊重和实际的帮助。今年五月中国民运和人权

人士发表建议信公开信的高潮中,丁子霖参加了四十五名科学家和学者提交给江泽

民和乔石呼吁宽容的签名,她还领头签署了二十七名死难者家属致全国人大的公开

信,要求平反六四,公正对待六四受害者及家属。北京召开世界妇女大会

前的八月份,丁子霖和其先生蒋培坤在江苏无锡遭非法关押,直到十月初才被释放

 

 

亲爱的朋友们,当我在乡间避居获悉魏京生被中国政府正式逮捕,并指控他

犯有阴谋颠覆(政府)罪时,我感到极大震惊,连日来寝食难安。

据我所知,魏京生自一九九三年九月被释放,至一九九四年三月被再次关押

期间,他所从事的活动,无非是呼吁在中国实现民主和改善人权状况。难道这就足

以构成阴谋颠覆(政府)罪吗?

我与魏京生相识相交短短几个月,在我眼中的魏京生,是个温和善良并富有

正义感和同情心的人,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听他亲自讲述,中国要进入民主文明的现

代社会,必须摆脱以往以暴易暴的老路。他主张培养公民的权利意识,提高公民的

素质,以和平理性公开的方式,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他尤其反对成立秘密的政

治组织和从事秘密的政治活动,甚至连大规模的群众性签名活动他也不赞成。他曾

经不辞劳苦地去宣传他的观点,甚至遭到误解与非议也毫不在意,难道像这样一个

人会去从事阴谋颠覆活动吗?

我曾经是为魏京生争取一九九五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国内推荐人,我至

今仍然认为我的这位中国同胞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我愿意继续作为国内推荐

人,为魏京生争取一九九六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我愿意在此向历届各项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和世界上一切有良知的科学家呼

吁,请你们关注魏京生的命运,并运用你们的道义力量,拯救魏京生。

我还借此机会劝慰魏京生在国内外的亲属,你们的亲人在为中国的民主事业

付出了十四年半的自由代价之後,仍然不改初衷,义无反顾的投身於自己所坚信的

事业,这恐怕是谁也劝阻不了的,就像我在六年多以前未能阻止住我的儿子冲上枪

林弹雨的街头一样,让我们尊重他们自己的选择吧,尽管我知道这需要付出多么沉

重的代价。

 

丁子霖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中国人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