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谈的统独问题

 

最近我到台湾办事,正值台北,高雄两市选举.选战异常激烈,也暴露出台湾的政治和经济各方面的问题.于是有友人邀我在媒体上谈话,点评台湾的政治和人物.这是各界友人对我的厚爱和信任,我自然要畅所欲言.也自然会引起北京方面的不满和攻击.这些都是预料中事,不足为论.

 奇怪的是在北京方面常规的噪音里面,还夹杂着许多来自所谓异议人士的不满,甚至有民运内部的同志大叫反对台独.这就不能不分辨一下是非,让同志们解除疑虑,不至于为中共统战阴谋所乘,搅乱了自己的阵营.

 议论颇多难以遍观.仅就所见一部分议论便可看出,主要问题在于混淆了以下两种界限.分别辩析如下.

 首先是混淆了国,国家和政权的界限.顺应了中共所谓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谬论.此论,连中共也不刻意坚持,如前几个月钱其琛讲话既已后退到一个中国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讨论.而不再提后半句.为什么如此呢?因为加上后半句话,就是一个显然的谬论,霸道而已.想认真地讨论和解决问题,还得回到现实中来.现实就是中国人口语中的中国,实际上是三个概念,使用中不可任意混淆.

 第一个是大中国的概念,它比汉语文化圈的概念范围略小一些.一般口语指称的中国人华人就是这个概念.凡是中国血统或讲中文的,都可模糊入此概念.华侨,甚至拿了外国籍宣过誓的原来的中国人,甚至已不会讲中文的第二,三代的子女们,也被统称为中国人华人.但是西藏人,新疆人甚至蒙古人,并不自称华人,别人也不这么称呼他们.无人以此为怪.

 给大家讲个小笑话.我认识不少极端台独的政治家和普通老百姓.在公开和不公开的场合他们都否认自己是中国人,而且有人极端到了要去脱汉脱华改变语言风俗的地步.但在和我聊天聊到高兴时,也时不时漏出几句咱们中国人如何如何.可见他们并不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正如民进党老前辈们解释的那样:过去要台独是为了摆脱国民党的一党专政;现在要台独是为了免受共产党一党专政之祸.趋利避害乃人之天性,专制暴政使人们背井离乡逃往海外政治避难,每年有几十万人.其实与台独份子的初衷完全相同.这使我想起了孔夫子的那句名言:苛政猛于虎.正是过去的国民党和现在的中共暴政,苛政,造就了台独思潮.老百姓趋利避害,何罪之有?

 第二个概念是国家的概念,这是一个现代的国际法的概念.亦即政治的国家,它和第三个概念政权之间,有时重合有时分离,常常容易被混淆.例如:政权可以被后继者推翻,而国家的认可范围并不被改变.这种认可有两种,:国际的认可和国内人民的认可.因而政权和国号可以改变,国家的存在并不改变.清朝并不是标准的中国人的国家,它是由满族人的国家吞并了汉族,蒙古族和藏族的国家后形成的一个大国.它一旦被所管辖的各族人民认可并获得国际认可,便从一个实施管辖权的政权转变为一个合法的国家了.不被认为是中国人的满,,,回各族人民,也都在法律上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合法的人民.而清朝逊位或禅让国家给中华民国时,所有的人民和疆域,包括过去曾经是中国的和曾经不是中国的,都合法地继承为中华民国的人民,疆域和财产.政权的转让并没有改变国家的范围.

 再例如.新的政权兴起,但并没有完全管辖原有的国家.有些分裂为两个以上的国家,并被国际和国内所认可.前苏联,前南斯拉夫就是这种情况.这没有什么大逆不道,不可容忍,这是根据现实情况由人民和政治家们做出的选择,道学家们无法改变这种选择.有些虽然分属不同政权管辖,但国内人民和国际社会却认可不同的政权同属一个国家.:国家分裂为不同政权,但仍有恢复统一的条件.朝鲜和中国即属此例;过去的德国和越南亦属此例;其实中国历史上已多次出现过这种状况,有时分裂状况维持长达二,三百年之久,和正常朝代时间一样长.道学家和统战家们为何假装不知道呢?

 现在的状况是:国际和国内都不认可中共宣称的国家和政权的一致;也都承认国家分裂为两个政权的现实.像驼鸟那样把脑袋扎到沙土里并不能改变这个现实.望国内外有识之士明察.

 下面再谈谈两种不同的台独和统一的问题.

 一种台独人士是真正意义上的台独,因为他们的目的是改中华民国的国号为台湾共和国或其它什么名称.这种台独思潮有两个自相矛盾之处,所以在台湾也很少有人真正相信它.

 前面谈到过,这种思潮的真正原动力来自于希望摆脱或免遭一党专政之祸害.其理论核心是:既然和中国不是一个国家了,他们就无权来管我们的事情了吧!因此最近有不少极独份子公开支持中共一党专政;祝贺中共一党专政,只要你别管我们台湾共和国的事情就可以了.这种乡下人或儿童式的无知和自私,只能引人喷饭而已.用文言文说叫做不值一哂.

 是不是一个国家不像在菜市场买菜那样随便.即使在菜市场买菜也不是随心所欲,家庭主妇们可以告诉你一大堆买菜的学问.而且因人因时因地而异,足够写厚厚的一本书.何况选择国家,受到更多更大的条件限制,而且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不可以儿戏论之.

 台独的第二个侼论是:要独立的前提是你现在还不独立,或说:你要从哪儿独立出去?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和中国的大多数人民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是中国的合法代表,你是准备从中华人民共和国里边独立出去吗?显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和中国的大多数人民也承认中华民国是独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外的一个合法的政权,并与之保持着相当于一个独立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和司法的关系.你准备放弃所有这一切而从头开始吗?那太难了,二千三百万人民不会同意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只为了更改一下国号.因此我认为这种真正的台独没什么前途,它只不过是给中共煽动的民族主义狂热提供一个借口而已.因此有人指出,现在是台独和中共一唱一和在乱中华.想想也不无道理.每当中共想用极端民族主义狂热来抵抗民主大潮的时候,他们总是会给民主派扣上一顶台独的帽子.而且每当我去台湾告诫父老乡亲们应以民主来代替台独时,他们就要跳出来大大地鼓噪一番.生怕台湾和大陆的民主江汉合流.把台湾和大陆的民主派分而击之,不正是中共的统战阴谋吗?若成功,只会对中共一党专政有利,并没有台独人士和民运人士的机会.

 另一种台独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台独.说它是另一种,只因为它的栖息地不在台湾而在大陆,而且隐藏其面目并不说台独份子的语言,而用另一套话语系统来表述而已.他们说要与台湾统一,甚至说要让台湾回归祖国.这样说的前提是:台湾如今并不是中国的领土,甚至如今仍是被外国占领的地方,否则什么叫回归祖国?这比承认中华民国的独立的主权更加过份,是直接指认台湾为另一个国家,只不过中国想要回这块土地而已.若果真如此,台独份子们已经不必再努力了,你们对岸的敌人已经承认你们独立了.你们应该与他们合流来保卫现有的独立.遗憾的是,中共从来就言行不一,谁拿他们的话当真谁就是傻瓜.

 那么中共为什么还要维持这个自相矛盾的谎言呢?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问题之外.中共需要一个敌人来吓唬老百姓,解决它与老百姓之间的矛盾.关于这一点,毛泽东早在五十年代就已经说得相当清楚了.试想,几十年来,如果没有国民党反动派亡我之心不死这个借口,中共的许多政治罪名就失去了立论的根据;中共的许多压迫性的政策也失去了立论的根据;中共的历次大大小小的整人运动,也就缺少了一个颇得人心的理由.毛泽东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恶棍,就在于他有这个眼光.蒋介石之所以敢放胆发展台湾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也因为他有这个眼光.余者诸公见不及此,几十年后还在那儿耽心惹怒中共,才会给台湾召来祸事.真正令天下明眼人哭笑不得.中共就像那景阳岗上的老虎,他并不管你是武松还是松武,它为的是自己的肚皮.所以,不管你打它还是不打它,反正它要吃你.打它,你就有一线生机,武松就是榜样.

 我们分辨清楚以上几点容易混淆的概念之后,才能立足于现实来预测一下统独的前景.这个现实就是:中华民国从大清国继承而来的疆域,除被中共卖掉的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北方领土外,现有的已分为三个政权.<1>中华人民共和国,保有剩余一千三百余万领土中的一千零四十五万;<2>蒙古国,保有剩余领土中的三百万;<3>中华民国,保有从日本国收回的琉球群岛中的主要领土台湾,共计三万多平方公里.蒙古国业已完全独立,并先后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的外交承认,故略去不论.剩下需要考虑的现实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

 这两个都自称是中国的国家的现状是:各自由完全不同的政权管辖;各自的宪法都不现实地认为自己是中国唯一合法代表.但台湾方面已渐渐走向现实,逐步承认大陆为一个合法的政权,并逐步实施法律上承认现实的措施,如三通等等.而大陆方面则仍保留武力收复台湾的权利,虽然这个权利并不为国际社会所认可,因而大陆方面暂时还不敢实施此一权利.

 统一的条件仍有:那就是双方的人民大多数认可一个中国的概念,而且国际社会也认可一个中国被分为两个政权并各自作为国家存在的现实.大陆领土大,市场大,国力强,因此大多数国家接受大陆是中国合法代表的说法.但并不因此断绝和台湾之间的外交,经济,军事和司法的正常关系,而是用特别立法来认可中华民国的存在与权利.台湾小,什么都小,因此有少数国家接受台湾是中国合法代表的说法.中共所谓世界各国都不承认台湾作为一个国家存在的说法,并不正确.宣传论调而已.但是所有的国家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这倒是现实.也是两岸人民的共识.

 因此中国的统一或分裂就有了三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是分裂.中共坚持不承认现实,不开三通,并在国际政治和经济上采取打压台湾的措施.就必然迫使台湾,为求生存而在独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世界各国都以特别立法来承认中华民国的合法权利,只有中国一家闭眼不承认现实,将会迫使各国的特别立法在实际执行上越来越倾向于认可台湾独立的现实.可见,中共的顽固实际上是在帮助台湾的独立派,难怪极独势力要祝贺中共长治久安!

 需要会迫使台湾逐渐放弃宪法上的中国身份,因为一个最大的现实是已经民主的台湾人民不可能同意走回头路,去接受中共一党专政的暴政.即使是香港式的一国两制也不可能.香港人民是在无权选择的情况下被西方人出卖给中共的,随着二十三条立法,他们仅剩的自由和人权也已经消失了.在这个前提下要想让台湾人民选择什么一国两制,可能性等于零.

 而台湾一旦放弃中华民国的国号而重新立国,立法,大陆人民被中共煽动了几十年的极端民族主义狂热便会爆发.它会迫使中共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不得不对台湾动武.外交干预将无足轻重,胜算几何也将无足轻重.彼时彼势,动武将是中共生存的唯一可能,否则将爆发义和团加上五四运动式的起义.到那时中共才会理解什么叫做玩火自焚.

 届时国际社会出于道义和利益的原因,将不得不动武干预.结果可能和二次大战时的情形相似,波兰没能就成,世界大战却因此爆发.台湾成为一片焦土,付出沉重代价,人民感情也彻底决裂.战后台湾的独立将顺理成章.遗憾的是,不仅台湾和大陆的人民,世界各国人民均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为世界和平计,也为两岸的中国人前途计,中共和台独都应当改弦更张,避免有一天会走向死胡同.

 第二种可能还是分裂.有些谋略家认为:西方大国希望中国分裂为若干小国,这样既有利于安全也有利于贸易利益;为此西方外交始终想支撑中国最腐败无能的政府,直至最后的分崩离析,如前苏联那样.谋略家为台湾独立计,维持不统不独局面并为独立准备条件,待到中国分崩离析时再一举独立,并自安于中国的军阀混战之外.

 为此台湾伙同西方国家鼓励商人大量投资于大陆,为早已应该破产的中共经济输血,延缓其生存,并纵容商人们以中国人的方式加剧中共官员的腐败,以便使崩溃来得更加强烈,以免有任何力量阻止分崩离析.同时加紧重新立国,立法的准备工作,从司法上逐渐消除中国这个概念.由于中共的顽固,这一工作正在非常合理的状况下进行,很少人反对.

 但是,这一小心眼的谋略只知己而不知彼.只看到西方人和台独势力的需要,而没有注意到中国人的现实.以这样的心态下棋,只能是臭棋;以这样的心态谋国,将制造灾难.

 以中共顽固坚持一党专政来看,它必然崩溃已是不争的事实.西方学术界中素以亲共闻名的学者也不得不改口,不谈中共如何稳如泰山,只谈中共尚能维持多久.过去被判定可医的良性肿瘤,如今已被判定为癌症.如没有天才发明治癌良药,只能苟延残喘计算时日了.小谋略的前半段相当正确.

 崩溃有两种方式.或者如前苏联那样,崩溃的同时有一股强大的势力接管政权,维护国家的延续.以中国的现实看,党内已充分接受苏联的教训,不可能形成叶利钦式的体制内集团.剩下的可能性就是以民主派为主结合体制内反叛力量来收拾局面了.如果有强大的民主派,则国家不致分裂,台独也就没有了机会.这就是为什么台独势力不允许台湾帮助大陆的民主派,甚至做手脚给大陆民主派制造分裂.

 没有强大的民主派出面收拾残局,党内反叛势力和党外造反势力必将自己扛起爱国主义的大旗,否则人心仍不够整齐,力量不够的势力肯定很快被淘汰.无论合理与否,民主和爱国是中国社会心理的两个最大遗产,不想继承也得继承.这是现实.中国按李登辉先生估计分成七块之后,靠近台湾的岭南一块仍比台湾大很多倍,而且有导弹和核武器.爱国主义的大旗不允许他们接受台湾独立的现实.台湾乘机独立后面临的仍然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毁灭性的战争.独立最终仍可以成功,玉石俱焚的代价恐怕难以避免.小谋略终究是小谋略.

 谋略家仍有侥幸.假如分崩后的南方小国打不过因而不敢打台湾呢,独立不就既成事实了吗?且慢得意.西方大国的谋略家们已逐渐接受一个现实,就是:中国很难维持长久的分裂.致力于维持分裂的外部势力,很可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二千年来分 而复合的历史证明中国这个社会的统一性太强.不仅感情,文化,而且经济利益和政治观念的同一性也太强,其牢固程度与美国各州相似,远远超过刚组建的欧盟.所谓以松散联邦维持关系的计划,完全没考虑到中国人二千年来的利益和文化观念的同一性.即使有外部强权作后盾,分裂也很难长久和平地维持下去.相互间的战争甚至难以停止,各自的后台会被扯进来,又是一场世界大战.

 西方各大国并没有愚蠢到要为台湾独立而惹这么大的麻烦.中共崩溃后西方仍将维持促使中国各部分统一的政策,以便维护和平和西方自己的经济利益.十三亿人的同一性和爱国主义狂热必须照顾,政治永远尊重现实.自说自话宣布独立的台湾必须被牺牲,因为全世界都不会从这个独立中获得利益,反而有害.那为什么还要尊重它呢?当然必须牺牲.

 这第二种可能比第一种可能还惨.望大陆和台湾以及各国的政治家,谋略家们明察.切不可玩火玩到给百姓们制造灾难.

前面两种可能性的结果都是灾难.可见台独的路最终还是走不通.除非整个中国都毁灭掉,人口十剩一二,而世界却并不被牵连进去.这种可能性即使不是零,也微乎其微,不值一虑.剩下的就只有一种可能性,:维持一个国家由两个政权以两种制度来管辖,各自相安无事,以待将来条件成熟时统一.条件早已是众所周知,那就是大陆民主化成功,从制度上与台湾相同.没有了两制这个障碍,经济利益和同一性的文化心态都会迫使两岸的政权坐下来谈统一的问题.统一便成为水到渠成之势.因此,真正的台独份子从内心里不喜欢大陆民主,也就顺理成章了.

中共总在那儿喊一国两制,其实 半个世纪来的现实一直是一国两制.那么中共所喊的一国两制是什么内容呢?看看今天的香港大家就明白了.因为中共的强大,两制中的另一制只有依靠国际社会的保护才能生存.一国两制是三十六计中的上屋抽梯之计,先以威胁加利诱骗你上一国这个屋,待到国际社会从国际法角度出发已不便深加干涉时,梯子便算抽掉了.届时要你怎么样,你便得怎么样,否则文武一齐上.由于现代技术的原因,海峡已不如郑成功和康熙皇帝时那么宽了,顷刻即到.香港和台湾差不多远.

中共为什么顽固地计较一个,而不愿相安无事呢?那是因为这个既然已经树起来了,横竖总归有用.何况还有个爱国主义的旧包袱碰不得.要碰也要找出一套正当理论来.几十年的爱国主义理论,既是包袱也是个资源,时不时祭出个法宝来打击政敌,在近几年的大陆政治中屡见不鲜.再强的政治势力,遇上爱国主义也得绕着走,不敢正面冲突.问题在于你也用,我也用,哄抬涨价,可能会出现失控的局面.就像清末王公大臣们用义和团那样走火入魔.

 顺便说说 擦枪走火一说,如果不是别有用心者避重就轻,就是些小鼻子小眼的政客编出来的瞎话.中共军队的纪律不亚于国军,出事就是有预谋按计划,不可能有这么大动静的擦枪走火.胆小如鼠的政客不敢面对现实,出事便以擦枪走火处理,像清末的李鸿章那样误国误民.

 大陆的朋友会问:既然已经一国两制了,台湾为什么不愿放弃一个字呢?这是因为按国际法无法定义台湾的地位.如果台湾接受为中国的一个省,它就丧失了现有的主权地位.不仅对外关系受制于中共,还有沦为香港的可能性和必然性.二千三百万人民的权利和利益不容儿戏.邦联一说,纯属阴谋而已.何况中华民国被全世界所承认,远早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今虽然退踞台澎金马,从国际法角度讲,它并没有消失.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以被认为继承了中华民国,至多只是个分离后新成立的国家.被继承人虽老弱不堪但还没死,继承人怎么可能继承遗产呢?至多只是分家另过而已.国际社会不讲理,也只能承认继承人抢到的财产合法,并不能停止还没死的人享有他原有的权利.更何况这份权利是他赖以生存的法律依据.各国与台湾关系的特别立法,即是在此背景下制订的.它是特例而不是国际法的常规.

双方都承认是一国但又从法律上分为两个国家,并不是只有中国一个特例.远的不讲,现代国家中就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德国模式,双方彼此承认对方是有主权的国家并保持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最终以合并的方式完成统一.这比中国古代的吞并的方式更合乎人道.在这个模式中,彼此承认对方为国家并没有妨碍统一.

第二种是朝鲜模式.双方均不承认对方有完全的主权,并且相互间没有国与国的关系;但得到大多数国家承认的大韩民国并不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享有主权并与世界各国建立正常关系;甚至不反对它加入联合国.迫使北朝鲜也不得不实际上承认南韩作为一个国家存在的权利,并与各国建立正常关系.统一只是时间问题,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变得极大.可能产生意外的是,金正日一旦拥有核武器,和平统一的时间表会被拉长.在这个模式中,实际承认对方的主权地位也不影响将来的统一,没有人认为这是个问题.

第三种模式就是中国.先是双方都强调自己是唯一的中国,对方是自己的一部分.现在是中华民国愿意接受现实承认对方为主权国家.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却不接受,反而利用强权迫使国际社会逐步取消对方合法生存的权利.迫使对方不得不谋求另外办理身份户口,以免成为这个世界上的黑户口,无法生存下去.也就是迫使台湾不得不走向独立.

前两种模式承认现实,因而保留了将来统一的机会.只有中共这一模式顽固地不承认现实,迫使台湾渐行渐远.最终不仅可能给台湾,也给中国和世界制造出一个大灾难.解除这个灾难的唯一方法,就是全球华人共同向中共施加压力,促使其面对现实.促使两岸的两个政权面对现实建立正常的相互关系,为中华民族保留一小片和平,避免一个灾难.

 

 

 

/ Chinese News / DOC / Home / Labor / Law / OCDC / Wei Jingsheng  / WJSF /


This site is produced and maintained by the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 Internet  Program. Links to other Internet sites should not be construed as an endorsement of the views contained therein. 本网站由Wei Jingsheng Foundation Internet  Program 制作和管理。与其它网站的链接不应被视为对其内容的认可。
 

This site is maintained and updated by WJSF   

Copyright 2002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